【东李衍生】【战狼2】当归

萌萌哒老干部:

===东来忠犬变身少将,戏份儿太少,百度了半天,原来是叫张志勇。。。===


===总觉得东李适合含情脉脉细水长流的文章,读起来没有什么大起大落,但有天长地久的安稳===


===然鹅我的文并没有以上这些优点←_←===


===电影院里看老何差点帅我一脸血,瞬间迷妹脸,以及,莫名期待小吴老师被吊打戏份。。。===


===夹杂冷何,凡何CP===


===最后,人设崩了,OOC预警【捂脸逃跑===


【0】


张志勇接到出海任务的那天,是个阳光明媚的星期日,就好像他和那人相遇的那天一样,万里无云。


上级发来的简报说,要去非洲执行撤侨任务,他的心没来由的颤动了一下。去非洲,他只怕还没有哪一次像现在这样热切的盼望着。


站在舰板上,拿着望远镜向着海岸那边的陆地望去,好像看到了当年向着他敬礼,笑靥如花的老兵。


他笑的漫不经心,连报告的语气都带着老兵油子的玩世不恭,“报告首长,奉上级命令,西南军区第十六集团军116连上尉连长何建国前来报道。”


【1】


何建国是个地地道道的军人,仿佛生来就流淌着军人的血。因着年少的热血与情怀,他毫无犹豫的参了军,在军队里摸爬滚打,一开始晋升得极快,可到了后来,大概是带着点不愿低头的傲骨,渐渐受了冷落。


他本就不是喜欢钻营权术的人,既然这个地方容不下他了,他也就该走了,可是没想到,他这一走,就走到了非洲大陆上。


提着支铅笔对着白纸发呆的何建国在老林的一声暴喝中回过神来,紧走了两步到了大厅中间。


“老何,我说了多少遍了,这个地方一定要改。”说话的是他的少东家,卓亦凡。


“是,是,马上改。”何建国呵呵的笑着,一只手将铅笔转出了个花儿来。


“凡哥说的你都记下来!”老林不耐烦的看着这个保卫处长,不耐烦的催促着。


“是,是。”何建国又应了声,拿着自己的画本一个人坐在角落飞快的画着。他不是不能低头,关键看向谁低头,比如眼前这个不谙世事的小少爷,他就低得下头,让得了步。小少爷的天真无邪,是老何再也找不回的过去,所以,他格外重视眼前的这个半大孩子。


他刚退伍的时候,在卓家找了份保卫处的工作,那个时候这个小少爷才十来岁,到了现在都已经奔三去了,依旧是个熊孩子脾气,一声不吭的带着他带着钱去了非洲,正拿着把AK爱不释手。


孩子就是孩子,对战争一无所知,还整天说自己多么热爱这连天的炮火。何建国哂笑了两声,将沙发上扔着的一把狙击枪搁在了茶几上。没经历过炮火洗礼的人永远也不会懂得和平有多珍贵,因为只有和平,才有相聚,只有和平,才有家。


想到这里,何建国抬头望了卓亦凡一眼,脸上还挂着笑容,这些道理他没和卓亦凡讲过,而是至始至终的顺着他,依着他。


纸上很快出现了一张更为完整的布防图。他只给两个人画过布防图,卓亦凡是其中一个。另一个?何建国掐指一算,如果一切顺利,现在已经是少将了。


想到那人,何建国脸上的笑意更甚,吹着口哨在布防图上又乐不颠儿的多描了几笔。


【2】


冷锋到的时候,何建国的心终于放回了肚子里。这两天,外面的枪炮不断,他还忧心着这工厂里几百号工人的安全,可现在,上级既然派了人来,至少说明,他们没有被遗忘。


何建国端着满满的一杯啤酒,和冷锋碰了杯,说话的时候有种相见恨晚的珍惜,“负责这次事件的首长是谁?”本来就是无心之问,没想过得到什么意外惊喜。


“海军少将,张志勇。”冷锋闷头喝了一大口啤酒,白色的泡沫沿着他的下颌淌了下来,喝的酣畅淋漓。


何建国一怔,手里满满当当的啤酒一下子晃出来一少半,沉默着没说话,也学着冷锋那样,闷头干了剩下的酒,泡沫洒了满身。


“诶,你来的时候,他说啥了?”过了一阵,何建国用胳膊肘撞了撞趴俯在栏杆上的冷锋。


“谁啊?”冷锋不明所以的抬头问。


“张志勇。”何建国声音很低,脸上的赧色一闪而过。


冷锋回身靠在栏杆上,望着天空,不以为意的笑了,“能说什么,说是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把华资工厂里的中国侨民救出来。”他喝的有些急了,一时有些恍惚,滑坐在地上。


“不惜一切代价。”何建国低声重复了一遍,眼中的那点玩世不恭渐渐地收敛了起来。这次回国,大概不会再走了。人老了,也该落叶归根了。当然前提是他想让自己留下。


他到了非洲以后,和张志勇写过两封信,彼时张志勇已经身居高位,行动本就有诸多限制,加上他身在海外,信件审核极为严格。老何嫌麻烦,渐渐地也就断了联系。


不过张志勇是知道何建国在卓家供职的。不然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在休息室里听着普契尼的《今夜无人入眠》,盯着窗外的繁星来回的踱步。他就在非洲交战区的中央,明明已经退伍这么多年,现在居然又卷进了这场该死的内战。


张志勇的心里,非洲一直是个凶险的地方,可何建国这个混蛋居然在信里美滋滋的写了一句话,“非洲地儿好,景儿美,姑娘俊。”活脱脱的一个流氓兵痞,张志勇嗤笑了两声,将信纸放在桌面上,暗骂了一声“混蛋”,自己还觉得自己了不起呢!


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张志勇换了个夜视望远镜,望着平静的海面,恨不得直接跑到交战区把何建国揪出来打一顿,以解当年不告而别之仇。


【3】


战争永远都是那样的猝不及防。


那些杀人不眨眼的欧洲雇佣兵向着那热闹的篝火中央投了颗炸弹,随着巨大的轰鸣声,架起篝火的木头被炸的粉碎,周围的人也被炸的血肉模糊。


那片血色就那样毫无征兆的在何建国的眼中蔓延开来,当兵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国,为了家吗?现在这群像家人一样的朋友都死了,不就是该他出手了吗?


接过冷锋扔上来的狙击枪,对着空中盘旋的无人机,一枪一个,弹无虚发。当然,自己的头上也招呼过去了几颗子弹,都是千钧一发的凶险。可他是个遇强则强的人,所以他的动作更快了。


上蹿下跳,按照事后冷锋的形容,活脱脱的像只大兔子。


老何一只手撑着集装箱,一只手飞快的换着弹夹。战场上就是如此,动作一慢,阵亡的几率不是百分之百,也是百分之九十。


但饶是他的动作再快,耳边那声枪响的时候,他也惊出了一身的冷汗。冷锋朝着他比了个“OK”的手势,他定了定神,上膛射击的动作也更连贯了。


他在二楼看到他的小少爷被打的鼻青脸肿,毫无还手之力,最钟爱的一把AK扔在身边。何建国接着地面一蹬,将那个雇佣兵扑在了一边。卓亦凡爬起来摸到了自己的枪,对着扭打成一团的二人。


“开枪!”老何在体力上丝毫不占优势,被人勒着脖子的滋味可不好受。可他的小少爷拿着全世界数一数二的步枪,居然扣不下扳机。


完了完了,这下就要长眠于非洲了,好看的姑娘还没找着呢。何建国认命的闭上了眼睛,又一声枪响。


脖子上的纠缠忽然松了,他扭过头,是冷锋。他松了一口气,一把抓起还愣神的卓亦凡,身后的土地很快被一颗炸弹夷为平地。


“老何。”卓亦凡望着何建国,眼神空洞。


“没事了,一会儿就没事了。”何建国安慰了两句,回手就是一枪,把身后雇佣兵打穿了个窟窿。


卓亦凡一溜烟的爬起来,提着枪又冲了出去,他家的小少爷再不济,也长了颗热血澎湃的心。


何建国紧了紧手里的枪,也一个箭步重新进了战场。


越来越多的无辜工人在敌人的狂轰滥炸中丢了性命,生的希望明明就在眼前,可就差这一个晚上,便进了鬼门关。何建国深吸了一口气,谁知道他会不会是今天进了鬼门关的一员,说起来还是有点遗憾的,他还有封信没给张志勇寄出去呢。


【4】


心有灵犀有些时候也并不是什么传说,张志勇带着舰队再次驶入中非公海的时候,体会到了心神不宁。冷锋前两天给他传了段视频,是华资工厂的具体情况。视频最后几秒那个戴着帽子的,好像是何建国。张志勇刚想深究,视频结束了。恨恨的锤了一拳栏杆,心里说了一句,这次等他回来了,绝对不让他离开。


不过是一天晚上,华资工厂已经陷落了敌手,冷锋不知所踪,而其他的人,都被雇佣兵抵着脑袋蹲在地上。何建国心里暗骂了一声窝囊,却也懂得韬光养晦的道理,所以顺从的抱着头,一言不发的蹲在卓亦凡的身边。


“你,是昨天晚上反抗的人吗?”雇佣兵拎着卓亦凡的领子,说着蹩脚的中文,一字一顿的问。


卓亦凡没说话,便被狠狠地甩到了一边。何建国倒也没怎么挣扎,站起来说道:“是我,我以前是个老兵。”


蹲的时间久了,脑子里忽然一片空白。雇佣兵扭头望了望翘着二郎腿的老爹,看见他点了点头,便一拳打在了何建国的腹部。


何建国一弯腰,拼命的将喉咙里的呻吟压了下去,用力的吞了一口口水。真特么老了。何建国将自己的帽子扔给卓亦凡,“替我拿好了,一会儿我还要戴着呢。”


那帽子,是张志勇送给他的生日礼物,所以他得留好了。不管是活着还是死了,他都要戴着它去见他。


没什么意外的群殴,一下接着一下。何建国将一口鲜血吐出来,染红了自己的白色衬衣。这群人,多半是压抑的久了,多少的恨意都发泄在了自己的身上。卓亦凡手里攥着黑色的帽子,眼睛里好像要喷出火来。


何建国被麻绳栓着手腕吊在了天花板上,粗糙的绳索在他的手上磨出了两道不甚整齐的伤口,重力的原因,周身的伤口也被扯裂了,鲜血一滴滴的淌了出来,将墨蓝的外套也沾染的更深几分。


一支木棍打在身上,只一下,便断成了两截,打他的人多半是觉得这样太费事,索性换了钢管,继续向着他的腹部打去。


“等我出去了,一定让这些孙子血债血偿。”卓亦凡说的咬牙切齿,可是在旁人听来,就像个小孩过过嘴瘾。


过去,何建国或许会置之一笑,可现在,他很严肃,“凡哥。”一样的称呼,但是心绪起了变化,“平常我们都让着你,可是战争,没人会让着你。”


郑重其事,沉重庄严。卓亦凡心头一凛,抬头看着满身是血的老何。


是的,没人让着你,就连平常任由他熊,在他眼中无所不能的何建国,现在也为了保护他,要经受这种炼狱的折磨。


【5】


冷锋杀回来的时候,老何正闭着眼睛回忆过去在军队里和张志勇的那点经年往事,一别十年,他这会儿估计在海上漂着呢。


手腕的绳索一断,摔下来的时候五脏六腑都在灼烧。冷锋欺身一步,接住了一个踉跄向前跌倒的何建国。


“撑得住吗?”“跟以前比差远了。”


一把接住步枪,一把将卓亦凡手里的帽子接过来扣在头上,神采奕奕。


冷锋一愣,这个退伍十年的老兵,正用自己的行动写下属于这个国家的尊严。也许只有何建国自己知道,支撑自己的除了国家,还有一个等着他回家的人。海外漂泊十年,他忽然想回家了。


一场混战在所难免,可这一次,卓亦凡,冷锋,都在他的身边,并肩作战,只为了杀出一条回家的路。他们一起开枪,一起前进,甚至一起开坦克,一往无前,无所畏惧。


当他们再无力去抵挡,无力去保护,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成群的坦克,和连天的炮火,将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彻底的摧毁。何建国中了几枪,被推倒的砖墙夹在了中间。他看见冷锋拿出联络器,做了一场实时通讯。


摄像头照过自己,他忽然想起,摄像头那边的人,是他。


张志勇看清楚了,那个戴着帽子,满身是血,在废墟之中挣扎的,是那个玩世不恭的老兵。一件白色的衬衣,是污红色的,泥土和鲜血混杂着贴在他的身上,显得狼狈不堪。


摄像头停留的那段时间,他分明看到何建国对着摄像头说了一句话,不用深究,他一眼就看出了他的口型,“回家。”


该回来了。张志勇鼻头一酸,眼泪险些掉了下来。亏你还记得回家。张志勇撑着桌子,别怕,我就是来接你回家的。


“我国已经接到非洲政府发来的求助信息。”


“上级指示,可以开始执行任务。”


张志勇怒喝着“开火”,眼泪再也无可阻挡的淌了下来,他等了十年的人,终于要回家了。


舰载导弹一齐射向交战正酣的土地,坦克被掀飞,留下了一个弹坑。


何建国笑着笑着,眼泪就淌了出来,朝着摄像头竖起了大拇指。


他看到了,他一定看到了。


他何建国终于要回家了。一声怒吼,他终于从废墟之中爬了出来,单手朝着那些负隅顽抗的雇佣兵射击。


张志勇,你给老子等着,十年了,我说不联系你还真不联系,一封信也不给老子写。何建国将帽沿扭到了后面,至此,心无旁骛。


【6】


远处的那面红旗出现在眼前,张志勇激动的向前跨了一步,看到朝思暮想的身影,有种恍如隔世的错觉。


何建国眯着眼睛,笑的没心没肺,真是一脸找揍的模样。张志勇这么想着,将他从车上扶下来,嗔怪了一句,“还知道回来?”


何建国笑嘻嘻的拥了拥他,没应声。


“地儿好?”张志勇继续问道。


“好!”故意拖了老长的尾音儿,笑的灿烂。


“景儿好?”“当然好。”


“姑娘也好?”


何建国一笑,重新抱住了张志勇,俯在耳边说了句,“没你好。”


张志勇心满意足的环抱住何建国,“回来了就不许走了。”


“不走了,该回来了。”感慨一样的叹了口气,众目睽睽之下扔下了一车的人,缓步向着营地走去。


叶落归根,当归,当归。

转载自:萌萌哒老干部
   
评论
热度(166)
楼诚 00Q 红兴 锤基 Thilbo
沉潜厚积,等待时机,准备写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