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李衍生/项平生×何建国】危险关系

九梢:

沙李衍生


莫语者!项平生/战狼2!何建国




《战狼2》真的超好看了!感觉还能再刷三十遍!


我最喜欢的设定终于上线了!


鉴于莫语者还没上线只能凭感觉写了 不过百度了半天也没明白海外安全官到底是什么意思 就凑活着写吧……


懒得起名字所以部分设定沿用《战狼2》 忽视bug吧


 




1.


他可能逃不出去了。


何建国想。


这次他可能真逃不出去了。


红巾军的余孽占领了这座小镇,正举着枪挨家挨户搜寻一个戴着帽子的东方男人,但是此刻何建国只有孤身一人,并且身上的子弹早就被消耗殆尽。


他只能一手握着身上唯一一把匕首,藏身于一间遍地尸体的屋子里,透过门缝瞟着外面围着红色围巾的黑人越来越近。


此时他不由有些懊恼。


小少爷派来接应他的人不是被堵在半路上就是被堵在了人生的半路上,倒是冷锋一个人闯了过来,结果没想到跑错了路,现在正一个劲的拼命往回赶。


那也已经来不及了。


何建国想,冷锋少说还在十里以外的地方,但红巾军现在距离他也就只剩十米了。


早知道他压根就不应该答应小少爷那个荒唐的决定,独自一个人跑来找什么机密的文件。现在好了,文件没找到,反要把自己搭进去了。


妈的,他绝对是上辈子欠了这小祖宗钱了这辈子才被这么玩命折腾。


 


红巾军的脚步声已经向这边传来的时候,何建国猛地缩下身体,卧在门侧。他想反正是怎么也逃不开了,还不如死得壮烈点。


他握紧了匕首,弓起身体,整个人如一只蓄势待发的豹子,只待一有猎物出现便瞬间扑咬上去。


困兽犹斗,更何况他可不是什么困兽。


然而就在那黑人即将破门而入的时候,一点细微的声音先于门外的红巾军传入何建国的耳中。他下意识一个回身,匕首几乎擦着身后人的咽喉而过,那人却处变不惊,一手稳稳抓住何建国握着匕首的手腕,另只手一把揽过何建国的脖子,直接把人带倒。


与此同时,举着枪的黑人一脚踹开了房门。


出现在这个红巾军眼前的是不知道堆积了多久了尸堆,饶是历经过战争与鲜血的洗礼,突然出现的高温之下腐烂发酵的尸臭也把这人熏得脑袋一懵,嗡嗡飞舞地苍蝇几乎布满尸堆的每个角落。


这是一间感染了拉曼拉病毒病逝者的尸体堆放处,肉眼不可见的病毒充斥在整间屋子里。不管是什么人都不愿意与这个死神的征兆为伍,哪怕是最穷凶极恶之人。


这个红巾军也不例外,他嫌弃地直撇嘴,随意往尸堆上开了几枪,激起一片黑乎乎的苍蝇,便大步离开了这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差不多就连那些飞起的苍蝇都重新落下,散发着恶臭的尸堆中慢慢爬出了两个人。


其中一个便是何建国。


他仔细听了半天,确定这附近暂且没有红巾军的脚步声,才艰难爬出熏得他差点吐出来的尸堆。捡起脏兮兮的帽子重新戴上,何建国在对方反应过来之前,一脚踢向对方的膝窝,使得对方在无防备之下瞬间跪下,同时反手一横,锋利的匕首重新抵上那人咽喉。


何建国低声道:“Who are you?”


他因为不明对方身份所以用上了英语,却没想到对方同样低沉的嗓音蹦出来三个字。


“说中文。”


 


阳光从破洞的屋顶上漏下来,打在二人身上,隐约现出这人黄色的皮肤和不似欧洲人那般深邃的轮廓。


这就很有意思了。何建国想,中国人,少见的中国人。


因为战乱频发几乎非洲的所有国度都进行了撤侨行动,广阔非洲大地上东方面孔寥寥无几。要不是小少爷兴趣一上来非得说什么都要在这里开个私人武装公司,何建国也早就乘上军舰投回祖国母亲的怀抱了。


可是这个小镇子里居然还有除了自己以外的中国人。


何建国咧起嘴角笑了起来。


“你是谁?”


“你确定你想在这里知道?”跪着的人倒也不慌,只道,“红巾军随时可能回来,还有肆虐的拉曼拉病毒,你确定要在这里拷问我?”


何建国眨了眨眼。


男人似是感觉到了何建国的犹豫,缓缓抬起头来,迎着阳光看向拿刀指着他的人,凌厉冷硬的眼神在一瞬间被阳光中和,仿若只是何建国的错觉。


“我可以带你离开这里。”他说,“我知道离开这里的路。”


 


这人确实知道离开这个小镇的路,但纵使这样也避免不了一场恶战。


他们需要一辆车,一辆能快速远离这里的车。


这件事在到处充满红巾军的情况下几乎变成了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对这被逼进绝境的二人来说,没有什么是完不成的。


两个人对视一眼,很干脆地分开行动,一个找车,一个找枪。


但显然四处搜寻的红巾军并不是摆设,更何况两个东方面孔的男人在这里实在太过乍眼。几乎是上一秒何建国刚撬开一辆越野车,下一秒他就听到了不远处传来的枪声。


想也知道是那男人暴露了。


那么离自己暴露也就不远了。何建国没忘记红巾军要找的是个戴着帽子的东方男人,但对这些黑人来说,只要是东方人就足以构成开枪的理由了。


去救?不救?


何建国咬了咬牙。


都是中国人,哪有不救的道理。


人家刚才还救了自己一回呢。


 


越靠近镇中枪声愈发密集,何建国一边想着这人傻逼吧没事跑到镇中心来干什么,一边猛踩油门,从屋顶飞下的越野车直直砸向一辆装甲车,直接把两个操控炮筒的黑人掀飞。


何建国猛打方向盘,总算让车磕磕绊绊落地,一个甩尾漂移直接停在隐藏在遮蔽物的那人旁边,在那人往车上扔了一箱步枪的同时一脚把油门踩到底。


男人刚一步登上副驾驶座,还没来得及关上车门车子便被逼近一条小路,没有关上的车门顿时被砸掉。


那人也顾不上说什么,一把把何建国的头狠狠按下去,避开一阵密集的子弹,在何建国将要骂出声的时候一脚勾出司机座位,一手拿起支枪,从没了车门的副驾驶探出身体,举着枪就向后面红巾军的车胎打过去。


然而一梭子子弹过去了,后面的车还是穷追不舍。


何建国忍不住了,一边左躲右闪着障碍物一边大吼:“你到底会不会打枪啊?”


“不怎么样。”男人在颠簸中缩回车里,连声音都显得断断续续,“打枪不是我强项。”


“靠,那你不早说!”何建国也急了,这生死关头哪还有心情和这人逗闷子,一把把人拽过来,“你开。”


那人倒是行动迅速,瞬间从何建国手里接过越野车的驾驶权,同时往后一缩便和何建国换了个位置。


何建国从那个箱子里抄起支枪,双手一个使劲上了膛,然后面向后方一手抱着副驾驶座椅一手伸出车外,照着车胎和司机就是两枪。


失去司机的车顿时失去控制撞到旁边的墙上,何建国丝毫不敢放松,一个回身,越过那人身上,枪口穿过主驾驶的窗户朝着外面又是几枪。


但从侧面赶上来的车显然不如刚才那个好对付,何建国几次都没能打中,还差点被对方伤到,忍不住焦躁起来。


更让人担心的是房顶上一直玩命追随着的摩托车。


一直后仰着身体给何建国让位置的男人抬眼瞟了上方,拍了拍愈发焦躁的何建国的手臂,指了指车窗外,又指了指上面。何建国一愣,随后心领神会过来,一手抓紧把手,在男人狂打方向盘转弯的时候勉强探出半个身体,在越野车即将被那辆装甲车追上的时候抬手几枪打断架在两个房顶上的木板,毫无防备的摩托车失去接触,从房顶上直接坠落下来,一下砸中那辆装甲车。


随后男人又是一个急转,把探出车外的何建国借力甩回车里。狭窄而密集的小道被接连几辆车堵住路,后面的车总算一时之间无法追上来,男人借机加大油门,甩开红巾军,一路彻底驶离这里。


 


二人一路开到天黑才将将抵达下一个镇子。然而这个镇子同样是被红巾军和拉曼拉先后肆虐过,早就已经渺无人烟。


二人就把车停在镇外,找了个隐蔽地方翻出点压缩饼干和水出来。


饼干是这车上带的,水是那男人的。何建国看他拿出来也懒得跟他客气,一口气闷了半瓶下去。


等他喝完男人才道:“我就剩这么两瓶水了。”


何建国差点一口呛住,瞪圆了眼睛看向男人。


男人的脸上居然带了点似有若无的笑意。


借着月光此刻何建国才有心思观察这个男人。这是一个有点年纪的男人了,比起自己只大不小,一身T恤长裤沾着血又破破烂烂,但是身形强健,轮廓凌厉,显然是身居上位者已久,却又在举手投足间带着些军人不可磨灭的影子。


何建国想,他和自己很像。但仍然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扶正了自己脑袋上的帽子,又扔了半包饼干给那男人,背倚着车门坐在地上。


“现在可以说了吧,红巾军为什么追你?”


男人看向他,何建国耸了耸肩。


“该不会这么大半天过来,我还会以为那些人是追我的吧?”何建国点点下巴,示意男人塞在裤腰上的东西,“戴着帽子的东方男人可不止我一个。”


“更何况我身上可没有秘密。”


男人渐渐抿紧了嘴角,冷硬的气质逐渐显现,却也没有真正拒人千里之外。他抽出身上的帽子,在手里转了转。


“谁没有点秘密呢?”


“哦,我可没有。”何建国仰头看着他,“我就是个私人武装公司的普通工作人员而已。”


普通?工作人员?


这个坐在地上身上绑着匕首手边放着把步枪的人可怎么都不像的各种意义上的普通工作人员。不过此刻男人挑了挑眉毛,却又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


他眯了眯眼睛,沉声道:“既然如此,就意味着我可以雇佣你了?”


正往嘴里送饼干的何建国一愣,差点给自己噎着。


“你想雇我?”见男人点头,何建国使劲拍了拍自己胸口,“你想雇我干什么?”


“离开这里。”男人道,“我需要到一个有信号又不会被轻易发现的地方,我自己很难到达,所以我想雇你。”


何建国歪了歪脑袋,视线上下扫了男人一遍,又继续问道:“那你能拿什么雇我?”


男人却笑了起来。


他的笑不是很明显,只是挑起一边嘴角,但却让人无法怀疑。他一手从帽子的夹层里抽出一个小巧的银色U盘,拎在何建国面前晃了晃。


“这里面的资料,价值五百万美金。”男人说,“换我一条命,够不够?”


 


够。


怎么可能不够。


简直称得上是金贵。


然而比这些都重要的是,这就是小少爷给他看过的任务目标。


不知道面前这个男人在打什么主意的何建国此刻却没有了退路,他眯着眼睛看了眼U盘,又看向男人,一手撑地轻巧地站了起来。


他立直身体,直视着男人的双眼。


“我姓何,你可以叫我老何。”


男人点了点头,语速又缓又稳,黑漆漆的眸子里深不可测。


“我姓平。”


 


“你可以叫我平先生。”


 


 


因为特别忙所以更新特别不定请见谅[捂脸]


还是希望大家愿意吃下这对强强的[再次捂脸]


最后多嘴为窗了很久的哨向本子问一句吧 看看还有几个妹子愿意要 反正最近有钱了倒贴也倒贴的起了 ̄ω ̄=



转载自:九梢  
   
评论
热度(146)
  1. 墙头多也爱本喵九梢 转载了此文字
楼诚 00Q 红兴 锤基 Thilbo
沉潜厚积,等待时机,准备写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