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李】日暮乡关(3)

Lenas 太太文里的动物都是康康的暖手宝☺

Lenas:

本文沙赵二人的走向原剧向,对达康没什么特殊感情。。。


不喜勿入。。。


没办法我就是不喜欢写团宠啊。。。




五、


天气还是热,潮乎乎的,何建国把空调开了除湿,半夜去看自己的小表弟有没有踢被子。


就算是夏夜,他踢了被子,也是少不了害场伤风的。


况且他这几天就不太舒服。


暗夜中床上蜷成一团的老猫睁开了眼睛,对着他比划了一下爪子,却是软绵绵的肉垫,拍了拍他的手。


前日里李达康捡了只老猫回来,猫是真的老了,胡须都白了,整日里倦怠的厉害,带它看了兽医,兽医只说是年纪大了,没多久日子的活头了,没什么好治的地方,叫它安享天年就可以了。


李达康掐灭了烟头,说大概是年岁大了,不能陪主人玩了,就被扔出来了吧。


他素来一身冷厉,鲜有脆弱之时,看了这只猫,不知道怎么的有几分惜弱。


“那我给他养老送终。”他把猫抱到怀里,走进了屋外夏日的暴雨中,黑伞黑西装,只有猫是明艳的橙黄色,仿佛凝固的日光。


他这个小表弟啊,人家都说是铁石心肠,实则心肠最软了。


见不得百万生民受委屈,故而对意图不轨的熟人铁石心肠,何建国跟在他的后面,笑了笑,这个家伙,还真是一言难尽啊。


现代酷吏也好,两袖清风的父母官也好,大概都是怕孤单怕被人抛弃的。


他总觉得李达康看着那只猫的神情,有几分物伤其类。


老猫用肉垫拍拍他的手,继续蜷在李达康的被窝里称职地给他当着暖宝宝。


他伸出手,试了试自己表弟的额头,他素来眠浅,如果平时这老猫在他床上这么一动,他早就跟只受了惊的兔子似的惶恐不安地惊醒了。


然后不安迅速变成冷漠。


他今天没有,何建国叹了口气,果然是烧起来了,他伸手晃晃他的肩膀,“达康,起来,吃药了。”


“不要了哥。”李达康含含混混地说,“我不想再吃任何药了。”


“乖,不苦的。”何建国捻亮了夜灯,准备下楼去找冲剂,然而袖子却被拉住了,“哥,不要了。”


“我没事,就是累了。”李达康慢慢地说,他没有生病,只是身心中沉淀的深深的疲劳叫他全身发烫,迷迷糊糊,“哥,陪陪我吧。”


“老易和我吵架了,他说我早晚要出事。”李达康慢慢地说,接过何建国送来的一杯热水,一点点地啜,“不干活不出事,可是事情总是得有人做啊。”


“那你也不能折腾自己啊,你若是进了医院,事情谁来做。”何建国把自己小表弟灼热得发抖的身体揽进怀里,有一下没一下地帮他按摩着脖颈长期坐办公室僵硬的肌肉。“说吧,明天想吃什么?”


“吃什么都好,”李达康半躺在自家表哥的怀里,嗅着安定干净的气息,不免眼皮又沉了下去,明天太阳升起来,他就又得是那个刀枪不入的市委书记了。


不如现在睡觉吧,他朦朦胧胧地埋进了大兔子的怀里,任由老猫的肉垫拨着脖子也不动弹,“哥,今天我不想自己一个人睡。”


“好了,睡吧。”何建国把猫拎着后颈拽到一边,顺便为它抓抓下巴上的软肉,他精神还好得很,熬一个通宵是不成问题的。


毕竟天亮了什么都好了。


六、


“既然说不想再吃药了,那就好好吃饭。”何建国将热气腾腾的一锅燕皮馄饨端了上来,雪白的馄饨皮晶莹剔透飘飘欲仙,撒上翠绿的几点葱花,和汤上飘着的薄薄一层油脂,看着极是好吃。


李达康蜷在座位里看文件,何建国递给他了一个瓷勺,“吃饭了。”


李达康拿起匙子来,狠狠舀了一勺辣椒放进碗里,一层红油立马浮在了清单的汤水上,勺子在里面搅了搅,舀起一只仙女似的小馄饨来,看见何建国将一切两半的咸鸭蛋装在白瓷盘里放到了桌上,“少吃点辣吧。”


“没味道。”


“没味道才能长久啊。”


李达康掀起眼皮来看了看自家表哥,整天忙着不知道什么琐事对付着不知道多少盛气凌人的家伙还笑得平淡舒心,每天喝上两罐啤酒就能笑得只剩双眼皮,时不时收几个包裹快递,有时候还有几封情书。


这家伙看着实在太温柔平和了,让人几乎忘了他也是杀过人放过血的。


谢青山催白发,感霜雪赠伤疤,银河落九川固然好看,他却活成了静水流深。


就像每一个武侠故事中都会有的那么一位世外高人,拿着竹扫把一点点扫尽心上尘,笑着看着后生小辈比武论道。


有错他也不说,狂傲他也不笑。


没味道才能长久。


他下了勺子,一口一口地咽着馄饨,“哥,有你不会干的事情吗?”


“你会干的我都不会。”何建国开了瓶啤酒坐在了对面,“你能干的没几个人能做到。”


餐桌上放了一瓶鲜切花,是林城带露的玫瑰,又到了玫瑰的花季了。


李达康也终于能收几份礼物了,来自他的城市的礼物。


“达康啊,有的人是水,有的人就是山,做水的就利万物而不争,悄声做自己该干的事情就好了,做山的就得一肩抗下风霜雨雪,千疮百孔也不能倒,倒了山下的人谁庇护啊。”何建国将易拉罐控干了,笑了笑,“我啊,一点都不自卑,要是照顾好你了,也相当于为京州做事了,是不是啊。”


怪不得那么多小姑娘心甘情愿地年年给他邮东西,这张嘴着实厉害,李达康放了勺子,托着下巴郑重地看着何建国,然后认真地说道,“你多大脸啊。”


又突然忍俊不禁似的补了一句说,“应该和我一样大吧。”




(未完待续)

转载自:Findan  
   
评论
热度(137)
楼诚 00Q 红兴 锤基 Thilbo
沉潜厚积,等待时机,准备写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