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李】日暮乡关(4)

Lenas:

突然莫名已经给老何添了个鸡汤属性。。。


老何技能树又添新枝。。。




七、


“讲实话,当年你去日本的时候,我是很羡慕嫉妒恨的。”今天天气难得的好,何建国把李达康的书柜清了空,在市委大院的空地上颇为可观地晒起了书,随手拿起一本日文的翻翻,突然讲了这么句感慨。


“不过,你在日本那么长时间,一个日本姑娘也没。。。”他生生把后半句话给吞到了肚子里,他的小表弟一双眼睛只看着他,仿佛在看着懒政干部说你接着讲,我看你还能讲出什么花来。


“不是说最好的媳妇在日本吗。”何建国笑呵呵地说,看着自家小表弟丢给他个白眼,快步回屋里去了。


这日头毕竟太毒了些,何建国慢慢地把书一本本地摊开,放平,“喂,老何晒书呢。”


“都是达康的。”他笑着对那边招招手,那边咂咂舌,“真是文化人。”


“那是呗。”何建国在太阳下笑着,晒黑的皮肤上堆起细密的纹路,极是舒心自然。“达康的书柜是特别打的,市面上都买不到的。”


“真不错。”那边竖了大拇指,何建国弯下腰,一本本地细致地放好,这都是他小表弟的宝贝疙瘩,平日里什么事情想不清楚了,就叼上根烟在那里抱着手臂看着一面书墙,看着看着办法就来了。


何建国觉得这书里肯定有魔法,可是他翻翻看,晒晒好,收拾起来,看的也是颇为专注了,脑子里也没个什么神来之笔。


大概他这个人就是太细水流长了,就算丢进个砖头都激不起什么水花,更何况这些轻轻薄薄的书呢。


番茄洗净切开,熬出一锅番茄汤来,加上肥瘦相间的牛肉,将擀好的面条下了进去,香味直往二楼的李达康鼻子里钻。


李达康看着一面书墙发呆,里面好像散尽了平日里的霉味,有了太阳般淡淡的清香。他拉开玻璃门,伸手抽出本书来。


德富芦花的,他不喜欢这种发觉生活中小确幸的作家,年轻的时候只觉得文笔极美,但是看了一遍之后就再也看不下去了。


什么日出啊花开啊,统统都能感动的热泪的盈眶。


“他慢慢地躺了下去,看着自己的两亩地和半间破屋,仿佛一个南面而向的君王,伸直双脚睡了。”


他读着这句话,若是从前他也许会想些生民疾苦之类的东西,如今他只觉得有种莫名的淡淡的满足。


人真是容易满足的生物,他挑起了一根面条,最好的媳妇在日本,可是日本女人也未必有你做的面好啊。


然而他生性薄凉,这种话素来说不出口,他踌躇半晌,终于开口说道,“哥,”


“怎么了?”何建国忙不迭地放下酒瓶,“烫着了,甜了,咸了。”


他看到自家表弟抬起带着发旋的圆圆的脑袋,咧开嘴笑出两颗兔牙,把碗底给他看,“做少了。”


八、


何建国取出枚生姜来,用菜刀拍了个扁,加上黑糖,熬了一锅姜汤。


“达康啊,把这个喝了。”他小心翼翼地把李达康半扶起身,拉了个靠枕放在他的腰后,替他掖了掖被子,别再受寒了。


他极是惯着他的小表弟的,说不吃药就尽量少的叫他吃药。


是药三分毒,他也不舍得。


“吃了药太困了。”李达康含含混混地说,“我明天还有两个会呢。”


“那把这个喝了,明天要是说不出话来了,看你不傻眼呢。”何建国把黑糖姜茶端了过来,“乖,不苦的,甜的。”


“太辣了。”他的小表弟皱了眉头。


“平时吃辣椒的时候,怎么没看你嫌辣。”何建国看着他拿着勺子一口一口地往下咽,另一只手按着胃里,大概热腾腾的感觉上来了。


真是的,是我平时太惯着你了吗,何建国想,不喝水都能吞止疼片的家伙,现在在自己面前喝个姜茶都嫌辣的。


不过在外面的话,他叫苦有谁听呢,何建国揽住了那单薄的肩膀,他的担子太重了,偏偏这把骨头又太轻了,在家里要是也不得矫性的话,真的是要垮了呢。


“辣椒是辣椒,姜是姜。”李达康眼眶红彤彤的,像一只委屈的兔子。


何建国拍拍他的毛寸,触手一片柔软,有点痒痒的,“好了好了,我说的不对。”


老猫跳上床来,害得床垫抖了抖,何建国拎起猫来,“给你留下,还是我拎走。”


“你留下。”


“什么?”


兔子气鼓鼓地蔫了精神垂了耳朵,往枕头更深处埋去。何建国拉开了被子,躺在了他的身边,“干什么啊。”


“哥,我吃止疼片已经没用了。”声音平淡带着几分沙哑,“我吃大多数药几乎都没有用了。”


“看来什么东西都不能多吃,什么东西这辈子消受的都是有数的,早用完早就没有了。”何建国慢慢地说,听见李达康嗯了一声,于是接着说,“所以啊,达康你前半辈子受了那么多苦,后半辈子该享福了。”


“我都五十多了哥,什么半辈子啊。”


“你怎么知道你能不能长命百岁啊,”何建国翻身关了夜灯,“晚安了达康,不过我有点担心。”


“担心什么?”李达康问。


“担心你又去过日本又去过美国的,以后还能不能陪我去周游世界了。”何建国的手指在虚空的黑暗中划了个弧,“我还想去日本看看呢。”


“算了吧。”李达康闷闷地说。


“为什么啊?”


“人家姑娘太好。”李达康说,听见何建国笑着说,“我不祸害人家,你放心。”


我是怕你和人家跑了,李达康翻了个身,感觉自家表哥温暖的体温贴住了自己后背,毕竟日本的女人那么好。


“没事,我喜欢个高的。”似是听懂了他的心声,何建国笑呵呵地说,然后被自家表弟狠狠地踢了一脚,“改哪天我教你打架,你这修为不够,白瞎你这长腿了。”


要你教,李达康模模糊糊地想,在逐渐褪去的高热中睡着了。




(未完待续)

转载自:Findan  
   
评论
热度(141)
楼诚 00Q 红兴 锤基 Thilbo
沉潜厚积,等待时机,准备写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