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李】无欢宴(ABO)之三十一

Lenas:

前面写了那么多章都是为了这章。。。


印调连接:《云胡不喜》印调


三十一、


沙瑞金下班的时候,李达康还在睡着,病房里的香水玫瑰的味道已经基本散尽了,还有一点若有若无的味道,在空气中漂浮着。


昨夜急救之后,他就这么一直睡着,医生说他现在还太虚弱,没法醒来。


常年过量服用抑制剂,加上本来就身体不好,能活着已经不容易了,至少现在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


吊瓶中的液体一点一点地流进昏睡着的男子的身体,药物似乎具有镇痛作用,李达康的眉间是舒展的,似乎这一切都和他没有关系,似乎连梦都没有做。


京州的工作今天决定暂时由几个人共同承担,因为没有一个人敢自己挑起李达康从前自己担着的担子。


这样繁杂的工作,都是靠他无节制的延长工作时间,拼命维持工作强度应付的。


他该休息休息的,但是不应该用这样的方式。


昨天拿到检查结果的沙瑞金深呼吸了几次才将全文看完,他不敢想象这个人平时的生活,每一天都是怎么过的,过量服用那种闻着就恶心的东西,吃不好睡不好的,忍着或是好奇或是恶意地在背后的指指点点,背着过往不堪回首的记忆,然后高效地完成自己的工作。


从前的自己也好,还有多少自以为正直的好人也罢,还会有意无意地往他的心口捅刀子。


是他早就刀枪不入了,还是他根本就没有心了呢。


或者说他根本就不在乎这些人怎么看。


任凭世人青白眼,我自一片丹心可对天。


他从来不需要对得起任何人,对他有知遇之恩的赵立春也好,跟了他多年的孙连城也好,他只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就好。


沙瑞金掖了掖被脚,坐在了床边,看着窗外的夕阳在天边泼了万顷烟霞,预示着明天又是个千里之行的好天气。


他想,如果李达康好了之后,还是不会接受自己的话,那他就放弃。


他向来是个志在必得的人,但是这回他突然觉得如果对方快乐的话,他也可以跟着快乐了。


不管这快乐和自己有没有关系。


他不需要李达康对得起,他只要对得起自己就够了。


李达康恢复得不好,情况反复了几次,他的身体这么多年来亏欠的实在太多,十分虚弱,刺激性强见效快的药也不敢给他用,只能一点点地缓着。


他看着窗子,这是四楼的高干病房,他以前没住过院,因为单身Omega住的地方还不如在家里睡觉对身体更好一点。


他知道这都是沙瑞金帮自己安排的,他勉强半坐起身子,看着窗外,最冷的时候已经过去了。


他就在病房中把年过去了,今年的烟火禁燃做的还是很好的,然而元宵节的消防还是一大关。


然而这一切都和他没有关系了,新年致辞他因为病情反复错了过去,今年元宵节放灯他也不能过去了。


他没来由地觉得心里空落落的,虽然往年过年他也是一个人躲在不知道哪个角落里消磨着这热闹,但是他至少还可以祝他的城市一句新年快乐。


今年他只能躺在床上,被各种医疗器械束缚了行动,一会昏迷一会清醒,一会灼热得宛如身处火狱一会又冷得如坠冰窟,身上没有一处不痛的,从里到外。


他仿佛回到了多少年前,蜷在厨房火台附近续着火柴,看着饺子一盘盘地被端走,身前被烤的火辣辣的,背后又被冻得生了冻疮,他那个时候一边看着饺子一边给自己编故事。


编将来有个人把饺子端给他,说是专门给他做的。


李达康垂下睫毛,看着碗里白生生的饺子,听见沙瑞金说这是补给他的,除夕的时候没吃上。


“慢点吃,不太多,医生说你还不能吃太多。”


他摇了摇头,笑了笑,夹了一个起来,然后一不小心掉回了碗里。他转过头看着沙瑞金,对方也看着他,茶褐色的眸子里是一种莫名的期待。


他笑着说,“沙书记,那个,我的工资卡是不是在您那里呢?”他喘了口气,慢慢地说,“里面钱不多,您就先全提了吧,”他低下头,不知道那些够不够,“剩下的我出院之后再还您。”


这些天来李达康刚刚有了点精神,没有继续整天昏睡了,一开口就是这件事,沙瑞金摆了摆手,“你不用着急,先吃吧。”


“我没有着急,”那个人垂下了眸子,“我,只是太感谢您了。”


他的睫毛上似乎挂着水珠,盈盈欲坠,他夹起了一只胖胖的饺子,咬开,慢慢地啜里面的汤水,吃得极为珍惜,好像在吃什么燕窝熊掌一样。


窗外的天已经全黑了,最早的几只孔明灯已经袅袅升上天际,这条人工的银河的启明星已经亮在中天,一条橙红色的温暖的星河马上就要照亮这个微雪打灯的晦暗的晚上了。


孔明灯既美丽又危险,如同人的愿望本身一样。


沙瑞金看到了窗外升起的孔明灯,想到刚才听护士说今年放灯现场有记者现场采访,电视直播,问李达康要不要看,对方点了点头,往里侧挪了身子,叫他坐了上来,目光投向他手中的手机。


直播已经开始了,穿的厚厚的记者拿着话筒,广场上人们呵着手,握着笔在孔明灯上写下愿望,指望这个温暖的脆弱的东西将自己的心愿上达天听。


医改,八号线,还是老城区改造,收入还是教育,李达康在心里准备了无数个备选项。


“我写的啊,”年轻人笑了笑,“我这只写的是祝我们李书记早日复康,回到工作岗位来。”


“反正我想许的愿他都说过要办的,他回来了,自然就实现了。”


第一个人,第二个人,第三个人,不知道有多少个人为他买了一只孔明灯,路人笑呵呵地说,“反正几块钱一只,谁也不差这几个钱,李书记来京州之后我们的收入涨了多少呢。”


“别的忙也帮不上,就许个愿吧。”人群什么职业性别年龄的人都有,但是有谁管这些呢,他们是京州人,希望他们的市委书记早点回来兑现诺言,给京州一个更好的明天。


李达康转头看向窗外,孔明灯已经霸占了整个夜空,一片辉煌,在人的愿望面前,星辰明月都暂时失辉,由衷地让位给了这份人间的橙红色的温暖。


他喜欢温暖的颜色,如今天上是孔明灯的河流,地上是他的城市的灯光,屋里有新剪带露的玫瑰,拴着林城人写的朱红卡片,一切如他所愿。


“沙书记,您能一会让人帮我也放一只吗?”




(未完待续)



转载自:Findan  
2017-08-29
/  标签: 沙李
   
评论
热度(326)
楼诚 00Q 红兴 锤基 Thilbo
沉潜厚积,等待时机,准备写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