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装他们在干什么集

漠问尘:



“来,别客气坐,就当是自己家。”我满脸慈祥地冲小张哥和张海客微笑,“渴不渴,要不要喝茶?”

小张哥的表情从一进门就呈现出极度的不放松,倒是张海客脸上一直似笑非笑,看着讨厌。
“族长家我也带你来了,要说什么赶紧趁现在,以后别再来烦我,行?”张海客扔下这句话就独自走出门,在院子找个小竹椅开始抽烟。

我有点懵逼,但很快隐隐知道他想干啥,和胖子对视一眼,两人一左一右坐他对面的沙发。
“小哥!水烧开了吗?先出来有人找!”我冲厨房扯嗓子喊了一声。

闷油瓶一手提水壶一手拿仨空碗从厨房里出来,中间看了小张哥一眼,神情跟平时想买土豆的大爷来家里一样。
他碗一个个在我们面前放好,因为小张哥的突然来访没准备,他抬眼无声地问候了一下。

“不用不用!”小张哥很识趣的连忙摆手。
接下来谁也没开启话端,我们仨边吹边喝着闷油瓶刚烧的水,对面小张几次想开口,对上闷油瓶又把话咽了回去。

“你走吧。”闷油瓶突然开了第一句口,我有点小惊讶,旁边胖子冲我挑了下眉,接着一脸骄傲地点点头——— 孩子终于不怕生人了。
小张哥显然是不能接受,想劝说但一时间又不知道什么语言能打动张起灵。显然过去的很多次经验告诉他,再多的话只要闷油瓶不想听,他都能把它当成屁给忽视掉。
我看他那副样子,突然一下子想到了那年在长白上里,我在小火篝前说了一大堆这世界的美好,为的就是能把张起灵留下来。
结果人不但没留下,还被弄晕了。
现在的状况就好像我们这儿是无期限的青铜门,谁来也叫不动他。

“我们家有白茶叶吗?”我问他俩,闷油瓶站起来就回屋帮我拿。
小张哥的表情更复杂了,不过此刻闷油瓶的离开,他的状态还是有稍微的放松一点。

“我们族长陪你们闹两年也够了。吴邪,你以为你是谁?的确,你做了很多事情理论上有恩于张家,但这绝不是你以为可以凌驾张家的理由。”
“哟呵,爸爸不在了才敢和妈妈叫板了是吧?”胖子嗤笑。小张哥面露愤怒,腮帮子开始蠕动,像是要喷刀子。
我赶紧打住:“他吃屁了说的都是屎,你就当没听到。”这才作罢。

待他情绪缓和,我指了指屋内,问:“他是谁?”
小张哥一副看智障的表情。
“如果你说是张起灵,我和胖子立马跟你动手,不信你试试。”

他的表情这回真像吃了屎,半天憋出一句:“你们真的给他上了身份证叫张狗蛋了?”
我跟胖子再次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冲他竖了个大拇指。

“他是张起灵,但不是你们的张起灵。现在的他只是我们家的瓶仔,杀隔壁的鸡都还要给大妈骂一顿的张起灵。”
我看了眼门外早就云淡风轻的张海客,继续说:“去年年初外面那个带了一帮你们家的,来我们村也和你一样想把人带走,结果刚进村就有村民差点要报警,以为是抢劫的。
现在早就不是以前那个年代了,接受现实吧。”

胖子接话:“幼儿园早放学了,孩子早给别人接走了。要不我们再来一次,这回你们接?前几天天真还说把人再送进去再接出来,送进去再接出来……”

这时候闷油瓶很掐点地回来,我连一句操你妈这话明明是你说的都来不及出口。只好尴尬笑笑接过他手里的茶包,每人从里面捻一小撮扔碗里,开水的热度刚刚好。
见我们如此岁月静好,小张哥想了一下对闷油瓶说:“我就问你一句,这是你自己想要的吗?”

这回闷油瓶没有回答,而是到一个抽屉边拿出一包茶叶,递给我,又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再次进屋。
我心说这什么意思啊?现在连自己家里事都让我俩处理了?

最后还是胖子拿过我手里的茶包,起身给了小张哥准备送客:“我们家瓶仔意思呢,让你回家多喝喝茶醒醒脑,没事呢也别骚扰你海客大伯,他已经看开了。”

他俩都走后,我才问胖子:“刚小哥拍我那下啥意思?”
“这种场合你得联系他的年龄阅历来看,你想想你爹,或者你二叔三叔你爷爷,这么拍你肩膀的时候是什么意思。”胖子说着也回屋,留我一个人回忆童年,突然便想到某些个场景:

“阿邪啊,下次别再调皮干蠢事了。”
这他妈一定又是胖子在放屁。

转载自:漠问尘
2017-08-29
/  标签: 盗墓笔记
   
评论
热度(277)
楼诚 00Q 红兴 锤基 Thilbo
沉潜厚积,等待时机,准备写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