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靖】捡孩子

穆穆不惊左右:

恶趣味。




01


 


老阁主从山下抱回来一个小娃娃,圆眼睛尖下巴。


大概是上山来的路有些远,萧景琰昏昏欲睡趴在老阁主的肩膀上,迷迷糊糊看见一个小光头被老阁主骂得满院子跑。


“让你读书,又贪玩去了是不是!”


蔺晨小时候被阁主刨过光头,民间有说法,这样的孩子好命长寿,百岁无忧。


 


两个人最开始是不大对付的。


蔺晨不乐意和萧景琰说话,萧景琰也不稀罕搭理他。


蔺晨不搭理萧景琰的原因也简单,老阁主下山一趟就容易捡点什么回来,捡过兔子捡过鸽子,那兔子被蔺晨烤着吃了,老鸽子生小鸽子,生了漫山遍野的鸽子。


当年他娘就是他爹从山下捡来的,明媒正娶抬进了门,十月怀胎生下一个蔺晨。


这下好了,他老爹越发有出息,再接再厉捡回来一个弟弟。


蔺晨仰着头很严肃地问他爹:你怎么又捡回来一个?


他爹糊弄他:你老爹我给自己捡回来一个媳妇,自然也要给你捡一个。你瞧瞧,这小娃娃生得多好看。


 


蔺晨最开始当真信了他爹的鬼话。


毕竟这弟弟确实好看,眼睛黑漆漆,脸蛋肉呼呼,整个人裹在漂亮的小袍子里,看起来真有几分像个小丫头。


蔺晨于是时常跟在萧景琰屁股后头说些莫名其妙的鬼话,辛辛苦苦攒下来的好吃的都给他,终于有一天被这路都走不稳的弟弟红着脸一拳头打在肚子上。


可疼了。


才知道原来这是个男娃娃。


蔺晨恼他爹唬了他,不理老阁主。


老阁主可不当真,觉得好极了,混小子不来烦他简直求之不得爽歪歪。


倒是两个小的,谁也不理谁。


吃饭的时候一个坐左边一个坐右边,各自闷头扒饭,两个筷子一起夹到最后一块排骨,小蔺晨很有骨气地丢了筷子。


萧景琰不和吃的置气,把排骨夹到碗里,啃得津津有味。


蔺晨看着他吃,开始的时候觉得排骨可真香啊,看着看着又觉得这小娃娃长得确实好看,我爹没唬我。


 


后来有一次,不知道蔺晨从谁那里骗来一根芝麻糖,一个人蹲在屋后吃。萧景琰看到了,站着远远地看他。


蔺晨于是咬得越发带劲,芝麻碎碎的掉了一地,飞过来好几只鸽子在他脚边啄来啄去。


蔺晨摸着脚边鸽子圆圆的脑袋,眯着眼睛问萧景琰:“你吃吗?”


他掰了一半的芝麻糖给萧景琰。


那芝麻糖是好吃的,以至于萧景琰觉得蔺晨这个人可能也是很好的。


两个人蹲在屋檐下,蔺晨问萧景琰:“你从哪里来啊?”


萧景琰伸手在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各指了一遍,最后挠挠脑袋:“我也不知道是哪边。”


“你可真傻。”蔺晨看看萧景琰:“你怎么吃这么快?”


萧景琰手里那一半的芝麻糖已经吃干净了,这会正捏着掌心的芝麻碎往嘴巴里面送。


蔺晨于是很大方地又掰了一半给他:“你还挺能吃。”


他给得大方,其实心里有点舍不得。


可是看到萧景琰认真吃东西的模样,这点舍不得好像也不是那么重要了。


 


老阁主带着他们认草药,要两个人去后山上采草药回来,回来后一样一样的在桌上摆好,互相考。


蔺晨摆好了,萧景琰皱着眉头看了半天。


每一样都要想一会,磕磕绊绊许久,却都说对了。


只剩最后一样,那是一棵新鲜摘下来的野花,萧景琰不记得老阁主讲过这么一样草药。


“这是什么?”


“送你的,我爬树摘的。”蔺晨把那株蔫巴巴的小花放到萧景琰手里:“喜欢吧?”


萧景琰不知道一株花有什么好喜欢的,可蔺晨问得迫切,他就点了点头。


“我看我爹年轻的时候也老给我娘送,我娘可喜欢啦!”


蔺晨站起来:“我爹还给我娘插在头发上呢,我给你插上!”


萧景琰这下不乐意了,捂着脑袋跑出去老远。


 


02


 


蔺晨十多岁的时候就很招小姑娘喜欢,说不出来为什么,老阁主笑呵呵,说这小子随我。


然后就被蔺晨他娘拧着耳朵揪进房子里教训了一通。


老阁主被拧着耳朵坚持嘀嘀咕咕:年轻人嘛,风风流流快快活活,有什么不好?


而萧景琰显然和蔺晨在相反的路上一路狂奔,正直得头也不回。


看见漂亮姑娘恨不得绕路走,倒是看腰间那把剑看得比媳妇还宝贝。


老阁主藏了好些小孩子看不得的话本子,蔺晨时不时拿来翻一翻,翻到有插画的一页,还要拿给萧景琰看。


“成何体统。”


“怎么不成体统,我看特别成体统。”


 


蔺晨以前总带萧景琰去后山玩,捉蛐蛐捉蚂蚱,下水里捞螃蟹,还要爬树摘果子。


小时候有一次蔺晨给他捉了只最胖最大的蛐蛐,放在小竹笼里,萧景琰稀罕得不得了,晚上睡觉了也舍不得,偷偷藏在被子里。


那蛐蛐大晚上的一直叫,吵得蔺晨他娘睡不着,爬起来拎着两个小的去廊前罚站。


两个人头上一人顶一摞书,面对面站着。


蔺晨小声问:“蛐蛐呢?”


“在这呢。”萧景琰想从袖子里把蛐蛐摸出来,可腾不开手,蔺晨就把萧景琰头上的书都顶到自己头上去。


萧景琰终于空出两只手,从袖子里颤巍巍掏出那个小竹笼子,蛐蛐又嘹亮地叫了一嗓子。


忍无可忍的阁主夫人气冲冲地过来,把那小竹笼子没收了。


蔺晨很有男子汉气概地安慰萧景琰:“没事,我明天带你爬树去。”


萧景琰揉揉眼睛:“好。”


每次都是蔺晨爬到树上去一通摇,熟了的没熟的果子都噼里啪啦掉下来,萧景琰仰着头在底下跑来跑去地接,被砸到了也不喊疼。


是以每次都是蔺晨玩得脏兮兮,被他娘好一通骂。


 


现如今蔺晨倒是不喜欢再去后山了,那条小河十几年如一日,看久了早就没什么看头,任谁在那里摸上十几年螃蟹,也会想换点新玩法。


山下可要热闹多了。


不重样的各色糕点,吃一天也吃不完。


十几岁的蔺晨现在喜欢往山下跑,萧景琰不喜欢,还是一个人跑去后山练剑。


那日蔺晨照旧去山下,晃悠到晚上才回来,左手拎着给萧景琰从山下带来的一大包点心,老板娘瞧着小公子模样好,每样都多给了一块。


蔺晨兴冲冲拎着点心屋前屋后转了一圈,都没找到萧景琰。


他踏着月色去后山找,走了不久,就遇到一瘸一拐往回走的萧景琰。


“你怎么摔了?”


“我看树上果子熟了,没人摘。”


“你从树上摔下来的?”


萧景琰没说话,他袍子里还兜着一大捧熟透了的果子。


那天蔺晨背着萧景琰下山,萧景琰在他背上认真兜着野果,你的胸挨着我的背,压破了好几个。


压破了的,萧景琰就在蔺晨的衣服上蹭一蹭,吃了。


蔺晨闻得到背上隐隐约约传过来的味道,听得到萧景琰在他耳边窸窸窣窣吃东西的声音。


“好吃吗?”蔺晨问。


“好吃。”萧景琰又吃了一个。


“……”


“怎么了?”


“给我一个。”


 


这是蔺晨第一次背萧景琰,也是往后可预见岁月中的唯一一次。


因为用不了几年,萧景琰就抽了条一般长得和他一样高,有时候很正经,逗上半天也不带笑的。


也是因为用不了几年,萧景琰就已然功夫了得,再也没有了从树上跌下来的机会。


 


那一年的七夕节,蔺晨和萧景琰下山看热闹。


蔺晨笑眯眯吸引了半条街的小姑娘,萧景琰板着脸吓跑了剩下半条街的小姑娘。


这本来是民间姑娘们过的节日,他们不过是下山来凑凑热闹,从街头晃悠到街尾,拎了大包小包的点心。


走到街尾,天上开始下雨。


于是两个人在山下住了一间客栈,剩一间房,只有一张床,床褥也是一套。


不能打地铺,两个人挤在一张很小的床上。


蔺晨黑乎乎地去摸萧景琰的手,觉得有些烫,心里便有了点不知所谓的宽慰。


可惜没过多久,他发觉萧景琰不是紧张,是真的热。


淋了雨,发烧了,一个晚上烧得滚烫,蔺晨换了好几盆凉水,给萧景琰头上一遍一遍地放湿毛巾,他并不会照顾人,床褥上被打翻的水搞得一片湿,只能把萧景琰抱起来,窝在他怀里。


病人被他弄得呼吸不畅,响亮地打了两个喷嚏。


萧景琰很少生病,平时身体好得不得了。他在床上翻腾了一会,开始喊蔺晨。


“干什么?”


萧景琰又不喊了,他裹在被子里,只露出一个脑袋来,浑身烧得滚烫,蔺晨犹豫着要不要再扒了他衣服给身上也擦一擦。


要是扒了衣服,醒来难免要为这事打一架的,萧景琰这几年力气越发大了,结结实实挨上一拳也是要疼上一阵的。


萧景琰睡了一会,又迷迷糊糊醒了,一会喊渴一会喊饿。


喝了水,没有吃的,蔺晨拆了街上拎回来的一包五子,一颗一颗给他剥。


一个七夕过得身心俱疲。


 


为了萧景琰生病这事,蔺晨第二天回了山上,又被老阁主劈头盖脸一通骂。


老阁主骂儿子的时候,萧景琰心无旁骛坐在一边吃饭。


捧了好大一个碗,里面是老阁主煮的药粥。萧景琰呼噜呼噜喝粥,认认真真吃菜。


丁点也没有生了急病闹腾过一晚上的样子。


 


03


 


蔺晨他爹以前哄他,说萧景琰是给他从山下捡来的媳妇。


显然这谎话说得十分没有水平。


捡来的萧景琰练剑习武读兵书,吃得好睡得香,脾气比蔺晨还要硬上几分。


人摸上去也是硬邦邦,笑起来谦谦君子润如玉,眼睛一瞪鸽子都要被吓到树上去。




蔺晨偶尔回忆起来,觉得小时候的萧景琰还是可爱的,不惊吓,蔺晨就编些乱七八糟的鬼话来诓他。


萧景琰偶尔恼了,转过身去不理他,过一会蔺晨又去逗他,十有八九发现萧景琰眼眶已经红了。


蔺晨赶紧从袖子里一股脑掏核桃榛子出来:“给你吃。”


萧景琰不理他,他就一颗一颗剥好,放到旁边,然后自己出门去爬树掏鸟蛋。


等一会回来,探出头看看:萧景琰还坐在那里看书,旁边的核桃仁被吃得干干净净。


在吃这方面,萧景琰一直有些匪夷所思的虔诚。


可恶的是萧景琰吃归吃,怎样都不长肉,小时候脸蛋还是圆的,长着长着那点肉就掉了干净。


老阁主看看儿子,再看看萧景琰,唉声叹气。


 


唉声叹气的老阁主醉心山水,带着阁主夫人跑了,年轻的时候洒脱,老了还是洒脱。


扔下一座山清水秀的琅琊山给儿子。




山上只剩下蔺晨和萧景琰。


就这么两张脸朝夕相对,面对面看久了,歪心思藏不住,丝丝缕缕地冒出来,很是容易出问题。


两个人不知道怎么就滚到了床上去,蔺晨甚至怀疑他爹是故意给他腾地方。


蔺晨心里有关于他爹给他捡媳妇的念头还没灭干净,奇怪的是萧景琰居然难得没翻脸,顺水推舟得匪夷所思。


两个人后来躺在床上盘算过。


蔺晨他爹就他一个儿子,不过传宗接代这事老阁主也不怎么上心,有没有乖孙孙老头子并不在意。


他要是真想要,大不了学他山下捡一个算了。


“咱们捡个漂亮的。”蔺晨一拍床板。


萧景琰不记得他爹他娘了,皱着眉头想了许久,最后打了个哈欠,翻了个身。


“困啦?”


“嗯。”萧景琰裹着被子翻过身。


“你说要不要想办法找找你娘,问问她老人家同不同意不抱孙子?”蔺晨也翻了个身,问得很是诚恳。


“下去。”


“若你娘不同意,景琰你说怎么办?”


“从我身上下去。”


“你娘肯定很温柔——嘶,怎么踹人?”


“下去。”


 


04


 


这个娘没让他们等太久。


 


过了几年,萧景琰从天而降一个娘。


其实不是从天而降,老阁主知道的,萧景琰有个很是了不得的出身。


 


很多年前,他做太子的哥哥出了事,凡受牵连者都没有好下场,他娘藏起来了这个当时还是个娃娃的小皇子,千方百计送出宫。


这是个秘密,老阁主一口气瞒了好些年。


大抵也是那皇帝坏事做尽,折损福寿,本来好几个儿子,你斗我我斗你,到如今一个不剩。


头发花白了掰着手指头数上一遭,四海列国就这么一个小皇子与他的血脉最是亲近。


喜欢也罢,不喜欢也罢,只剩这么一个独苗苗了。


自然要宝贝似的供着,赶紧接回来。


这种事在皇家并不少见,几百年前有,几百年后还会有,萧景琰绝对不是独一个。


 


蔺晨那时候是为他高兴的。


毕竟几百年前老刘家出的那个可是个地地道道的明君。


萧景琰倒是不那么高兴,在屋后面闷声喂了一下午鸽子。


缺了篇的十余年人生突然续上了,高山流水的故事到此为止,之后轰轰烈烈的是另一番风景了。


他们那时候并没有权衡其中利弊。


蔺晨只是绕着萧景琰转了两圈。


“了不得,蔺某这一次不亏。”




萧景琰下山的时候也在下雨,那一阵大概是梅雨时节,淅淅沥沥的一路陪他下到了金陵。


他去信给蔺晨。


你说得对,我母亲果然很温柔。




05


 


蔺晨时常能听到小皇子的消息。


小皇子和他那个爹似乎不怎么合得来,朝堂上不对付,私下里也不亲近。可是没办法,只剩这么一个儿子,逢年过节都是一通赏。


小皇子他哥的案子是一桩冤了很多年的冤案。


萧景琰居然逼着他那个半截身子都埋进土里的皇帝老子给当年的太子翻了案,皇帝老大不情愿的,不知道是拉不下老脸,还是当真觉得对不起那个含冤的儿子。


谁欠的债谁来还,不服也没用。


 


萧景琰也时常能听到琅琊阁主的消息。


又和什么什么美人传了一段什么什么佳话。


江湖上一年到头的八卦若能整理成册,蔺晨的名字怕是能出现在一半的故事里。


蔺晨时不时给他来一封信。


说最近横空出世的那位美人他有幸见了,果然是那些土包子没见过什么世面,这哪里算什么美人,琅琊美人榜真是一年比一年更难编了。


——景琰你说我把你编进去怎么样?


——那本王自然千军万马去揍你。


——景琰这情话说得,真有气势。


 


他说是难编,还是一年一年的编着他的琅琊榜。


并且一年一年地耐着性子,没有当真把萧景琰大摇大摆放进美人榜。


 


06


 


今年的七夕仍旧在下雨。


 


列战英从门外进来,带进来一阵潮气,递给萧景琰一封信。


“殿下,琅琊那边的来信。”


“放着吧。”


列战英出去了,萧景琰还在看兵书。


直到那一页认认真真一字不落地看完,才合了书,拿起手边那封信。


 


“后山的果树蔺某今年早早去看过,没错过时令,前几日把果子打了下来,还是和以前一样甜。你不在,没吃完的那些我都酿了酒,过一阵就该开坛了。”


“蔺某收了个小徒弟,无父无母,我领他上山,先给他刨了个小光头。昨日带他去捉了一只蚂蚱,景琰放心,没有以前给你捉的那些虫子大。小徒弟也没有把我给他捉的虫子藏在被窝里,想来世间如此把蔺某的蛐蛐当宝贝看的,只有景琰一个了。”


“去年蔺某让人在后山辟了一块地,种榛子,今年开始结果了。但是卖相不好,做点心也不好吃,明年再看看。难不成是那个卖树苗的老匹夫哄我?”


“每年快到七夕,都有不少有钱人家的姑娘上琅琊山来求姻缘,琅琊阁又不管算命。今年更稀奇,有个姑娘要我帮她算一算她和当今太子的缘分,我给她回了‘无缘无分’,小美人怕是要回家哭上几天了。”


“前一阵收药材,我挑了最好的,一同送给静娘娘,景琰送过去的时候记得属上蔺某的名。”


“另,随信附上花一朵。”


 


萧景琰抖抖信封,果然从里面飘下来一朵花,虽然脱了水干巴巴,倒是很好看。


那和蔺晨许多年前掺在草药里给他送的那一枝很像。


萧景琰看着末尾处蔺晨那龙飞凤舞的落款,一时有些触动,伸出两指去摸那个要从纸上飞出来的名字。


然后便在指腹上蹭了两坨墨迹。


信是才写的,字迹都没来得及干。


 


太子殿下捻着指尖的墨迹,眉毛一皱,“啪”的一声拍了桌子。


常年候在门外的列战英护主心切冲进来:“殿下,何事?”


萧景琰并不看他,盯着门外:“滚进来!”


列战英握着剑柄的手抖了抖:“殿下,我进来了啊。”


“不是你。”


一个白色的人影很是潇洒地从屋顶落下来,一溜烟地飘进了屋子里。


 


05


 


这一日他同蔺晨过了金陵的乞巧节。


其实没什么不一样的,只是要比琅琊山下的街景繁华一点,也热闹一点。


小孩子你追我赶跑过去,最后停在不远处,大一点的那个掰了一半芝麻糖给小的那个。


 


静娘娘前一阵不知从哪里听来了琅琊阁的消息,逼着萧景琰去信琅琊山,求他的姻缘。


哪有你这么大年纪还打光棍的皇子!


萧景琰看着那两个孩子,问道:“母亲前些日子让我往琅琊山去了信,你收到了吗?”


“收到了。”


“回信呢?”


“蔺某这不是亲自来答了吗?”


 


月光晃晃悠悠从天边洒下来,从熙攘人潮中,流到烟火人间外。







转载自:穆穆不惊左右  
   
评论
热度(1705)
楼诚 00Q 红兴 锤基 Thilbo
沉潜厚积,等待时机,准备写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