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版观感

水脉:


老规矩,想到哪说到哪,所以先说结论:


——标杆级的COSPLAY作品。


真人版电影的节奏不好形容,延袭或者说浸染了原作的无厘头之感,以至于作为野生粉的我看得哈哈大笑,而邻座路人A先生莫名其妙——相比之下之前的动画剧场版更像一部电影。


人物……倒都有可爱之处,不可尽数。
角色塑造与漫画、动画相比皆有些微妙的偏差,但大多在许可范围的弹性内,唯四让我察觉到“咦”的地方,大约是:
一、神乐躺在万事屋茶几上表演一哭二闹
二、冲田赶到后对峙而不是攻击断手的似藏,之后查看重伤的银桑,自恨“可恶,如果我早来一步”
三、阿妙在万事屋发作近藤
四、高杉抽刀准备对神乐、新八两个小孩子下手


桥本环奈的神乐比原作神乐当然弱了一些,也可能是活人不可能像二次元人物一样,一边说炸裂性台词,一边保持少女的面无表情。此外,她的服装版型也有点问题…………不过当她抬头望着又子,露出坏笑时,我脑海心中只剩下“可爱”二字。
菅田将晖的新八优异得拔群,虽然有些夸张动作不太自然,可新八就是这样朴素而坚定地可爱着。他混上船的那身行头,衬得面容分外文秀(主要是脸白),企图模仿银桑耍帅也颇为到位,与武市的对答更集中体现人物一生致力于吐槽与反吐槽的事业。总体来说是还原度最高的角色。
长泽雅美的阿妙姐,演出了原作中银桑评价为“一点不可爱”却毋庸置疑是最好的女人的一幕。阿妙这个角色因为一些缘故,网上评论毁誉不一,但在红樱篇中表现无懈可击。


铁矢和铁子兄妹还原度也相当可以。
尤其铁矢先生,真人版天生带着将读者的思路引回三次元的属性,于是我也发现了他通过自学、从钢压延跨界到生化机械与人工智能的被埋没的天才事迹。这样罕见的天才就在江户经营着被取缔行业的上游企业,惨淡度日,直到被恐怖分子挖掘——众所周知,当一个体制不能吸引人才为己所用时,离崩盘也就不远了——于是此处已经埋下了将军被害的伏笔。


维修红有三的平贺源外,演员室毅桑是小栗桑现实中的好朋友,于是真人版的银桑和源外也有了比原作更亲昵的交情。无业游民银桑那套王八拳抡得地道,却不敌常年抡锤子的工人阶级,也是很正常的。
——倒是夏亚把红有三开到私人维修店维保,看上去可疑得眼熟……源外寄给吉恩公国的发票,真的没有虚开金额吗?


真选组的光芒,这回除了涂在近藤局长身上蜂蜜的闪光,主要笼罩在冲田身上。
吉泽亮毋庸置疑是个帅哥,真选组那套仿佛出自菜场小裁缝店的制服,穿在他身上也很体面,面无表情的高深感也维持得不错。这回,他和神乐几乎没有交集,和银桑倒聊得有来有去,也符合原作中时不时给万事屋漏点情报解决工作难题的鸡贼作风,讯问银桑的口吻甚至还有些年少气盛的强硬,非常迷人。倒是把土方捆上而后消失不见,这点有些…………考虑到三叶篇过去不久,也不是不能理解。
近藤局长特别帅!全剧卖出高质量的肉,就属近藤的胸膛,又子的腰,高杉的腿。
至于土方……………………真人版中被似藏提着红樱追砍得满地乱滚,倒也全须全尾,比先后重伤的桂和银桑都体面是真的。
唯一一点我没想通:真人版中和高杉的船展开接舷跳帮战的,不是桂一派,而是真选组(真选组终于不再当税金小偷,没有坐视恐怖分子与季节性恐怖分子与外星海盗在江户空域展开激战而不理)而真选组那艘船明显是有炮的——请问,为什么不先轰了高杉船的动力,迫降海面,用武装直升机(将军滑雪篇里使用过)加以包围同时提供空中火力支援?


鬼兵队这边,没有万斋,没有万斋。
佛祖的武市前辈,演出了一位慈眉善目、语重心长的loli控,和新八的对答更像出自裁判长肚子饿了片场。如果很久之后,胧躺在地上给高杉讲松阳的故事一段,也用这种风格拍,一定很有意思。
菜菜绪的又子也十二分出色!又子的美在银魂中别具一格,也可能因为她是心思单纯的少女,于是真正显出了烈焰般的魅力。武市前辈不懂欣赏这一款,未免可惜。菜菜绪小姐的腰线提神醒脑,虽然双腿也很动人,然而毕竟年轻,论风姿还是输给了高杉。
——高杉这个角色,在我心中已经从最初的悲剧性主角,演变成了喜剧角色。这当然不能怨他,也不能怨声优或者演员,归根结底都是空知的错。当然真人版也有无与伦比的优点:


最终高杉通过放水与银桑打了个旗鼓相当(这也是毋庸置疑的,否则无以解释,接近满血的高杉如何与一丝血皮的银桑打了个旗鼓相当。顺带一提,本段杀阵为全剧精粹之所在,隐约体现出导演的选择……),以各种姿势紧紧搂抱并在地面滚动,而后各自躺平,当时俯拍的镜头弥漫着瞎子也一目了然的事后感


——高杉的花和服衣摆翻卷上去,露出纤秾合度、冰清玉润的一双小腿。


看到这双腿——哪怕只是远景——我也立刻忘怀了又子的腿,专心致志起来。
果然,当郎心似铁的银桑操起刀子,高杉也夷然不惧,纹丝不动,懒洋洋躺着斜乜银桑一眼。


“你下得了手吗?”


当时我魂飞魄散,并认为桂陪着银桑踏遍吉原,也找不出比这位高杉更值得献上灵魂与钱包的花魁了。


小栗旬的银桑,与小栗旬的鲁邦三世一样,表现都令人安心。如果硬要说有什么不足之处,大约就是铁子拉开铁匠铺大门时,银桑那双不是死鱼、而是微笑的眼睛,对少女们心灵的杀伤力实在太大了一点。


最后当然是桂先生。
……
……
……
……
……
……
想起短发的桂,发梢微微向外翘起,偶而露峥嵘的锋锐语音……
徒然捂心。


这位桂夺走了我的心。


冈田将生的容貌是属于男性的俊秀,既适合长发造型,又不至于有雌雄莫辨的妖气,气质清洁,十分难得;身姿也适合和服,同时似乎惯于穿和服行动,举止潇洒。
桂的出场设计得突然但不突兀,他在街上看见真选组追着银桑跑,不明所以,却也不顾自己通缉犯的身份,二话不说殴打武装警察,既点出了多年战友的交情与默契,也展现了人物仗义、果断的性格,还深入揭示了这个人放在银魂世界中也独树一帜的…………呃,智商。
之后就是陪着银桑逛花街——其实应该是歌舞伎町吧?也就是说,他walk 银桑 home,陪着银桑走回家?哎呀呀这彼氏力……
这段气氛自然而松弛,带着知根知底的漫不经心与马放南山的不着调,尽管背景灯红酒绿脂光粉艳,却莫名让人想讴歌“现世安稳”“岁月静好”“细水长流”……桂真是个安详的人,以至于他终于甩脱流氓,正赶上两位故人抱成一团翻滚,也安然站在圈外围观那段不可名状的“我要砍死你”“你下得了手吗”“下不了”,直到尘埃落定,才捡起银桑跳船。而这样看来,他对高杉的规劝,也显出几分不合时宜的和平:大约类似于风纪委员规劝太妹上学时不要化浓妆的不合时宜,于是高杉太妹自然是不听并且不以为然的。


此外,桂大概是服装布料用得最多的人了。虽然颜色质朴,看质地也是用了一番心思,比如白地黑细纹羽织配的是藏青色细灯芯绒和服,加之桂的短发,骨秀神清,堪称绝妙。
——尤其打斗跳跃间衣摆飘起,曾有白皙的小腿与膝盖一闪即没,完美还原了原作,彻底实现了我的心愿!!
为了这十分之一秒的光景,也值得收藏DVD不是吗!!


……


……


最后的最后,定春好可爱,伊丽莎白斯也好可爱,三次元的伊丽一点不可怕嘛。












-----


复习了新译红桜篇,这张怎么看都很有趣——虽然阿妙是接着小猿的话头。







转载自:水脉
   
评论
热度(72)
  1. 墙头多也爱本喵水脉 转载了此文字
楼诚 00Q 红兴 锤基 Thilbo
沉潜厚积,等待时机,准备写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