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ME】归来 中

月迷彼埃罗:

赶快跑。


现在跑还来得及。


我认真的。




19.


地下室被一道坚固的铁栅栏分割成了两部分。外侧是走廊,里面是一间又一间的牢房。


牢房是Eduardo能想到的唯一合适的称呼,因为这些房间里什么生活设施也没有,墙上还有让人毛骨悚然的粗长的铁链。


Eduardo踩在刚到脚踝的水中谨慎地前进。他耳边隐约萦绕着呼唤声,比他刚在在楼上听到的声音悲切许多。


Eduardo走过许多间牢房。渐渐地,另一种声音传入了他耳中。童稚的、恐惧的哭泣声。


走廊上没有人。Eduardo用目光搜寻一间又一间紧闭的牢房。


他在最后一间牢房里发现了哭声的来源。


是一个约莫七八岁的孩子,手脚上戴着镣铐,正坐在潮湿的地面上哭泣。镣铐和他身后的铁链连在一起,把他死死锁住了。


Eduardo马上奔过去,在牢房外蹲下来,关切地问:“你还好吗?”


孩子一边流眼泪一边抬起头,用葡语哽咽着反问:“你是谁?”


Eduardo被孩子的面容震得说不出话。他有着和Eduardo无比相似的棕色头发和棕色眼睛,分明就是儿时的Eduardo。


“你到底是谁?”孩子见他没回答又重复了一遍,依旧抽抽搭搭,“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把我关在这儿,我什么也没有做错。”


“他们?”


“那些大胡子的人,”孩子抹了抹泪,“头上戴着袜子,手里拿着枪,说着我听不懂的话。”


啊,Eduardo的回忆顿时被唤醒了。这确实是儿时的他。还住在巴西,被绑架的他。


很少有人知道Eduardo小时候被绑架过。因此谁也不知道这个看上去开朗又温柔的青年会有那么严重的幽闭恐惧症。受父亲的影响,Eduardo认为得病是一件很不光彩的事,因此耻于对人言。


他还记得这次绑架。这是他离死亡最近的一次。那些绑匪绑架了他之后把他扔在地牢里用铁链锁住,然后就在他头上饮酒作乐,等待他的父亲支付赎金。


可他的父亲没有支付赎金,甚至没有理会绑匪的电话。那段时间他的所有精神都在一笔大投资上,没有多余的资金和精力分给这个小儿子。“反正还有Alex和Michelle。”这话是Eduardo回家很多年后才从不小心说漏嘴的母亲那里听说的。


所以没有人来救他。警方。父亲。谁也没有来。Eduardo只能在阴暗逼仄的牢房里日夜哭泣,就像眼前这个孩子一样。


“你长得真像我,不过比我大。你是我吗?”孩子问。


“是的,”Eduardo坦白,“我是未来的你。”


孩子的眼中燃起了希望的火苗:“那我得救了吗?会有人来救我吗?”


Eduardo语塞了。他该怎么告诉一个八岁的孩子,不会有人来救你的,你的父亲重视钱远胜于你?


“你会离开这里的,”他保证道,“耐心等待,好吗?”


“谁会来救我?”孩子不依不挠,Eduardo的沉默让他眼中的光芒逐渐暗淡了下去,“不会有人来的,对吗?”


“那些歹徒发现从你身上得不到钱后很快就会放了你。”Eduardo试图安慰他。


“可没有人会来救我。爸爸,妈妈,警察,谁也不会来。为什么?我做错了什么?我从来没有伤害过任何人。告诉我,人生永远这样艰难吗?”


Eduardo无法回答。他该怎么告诉一个八岁的孩子,这只是你痛苦的起点,而不是终结?


孩子再次从他的沉默中得到了答案:“所以人生永远这样痛苦。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Eduardo苦笑:“我也不明白啊。我和你一样,什么也没做,却被困在这里。”


孩子面露哀求:“你会救我出去吗?即便其他人都不会来,你也不会丢下我的对吧?”


“当然。”Eduardo从包里掏出工具,试图用断线钳剪断锁住牢房大门的铁丝,可是还没发力,一阵钻心刺骨的疼痛就让他离开了铁栅栏。


Eduardo惊恐地看见他的左手像是被看不见的火焰烧伤了,皮肉迅速溃烂。他又用右手尝试了一次,每当他靠近铁栅栏,就会被灼伤。


孩子惶恐地望着他:“那是什么?门上好像有什么东西,是圣水吗?”


“我不知道。”Eduardo无力地摇头,“对不起,我恐怕没办法把你救出来。”


孩子大大的棕色眼睛中又一次蓄满了泪水:“你答应过我不会丢下我的。”


“我不会丢下你的,”Eduardo对他承诺,“我现在到四楼上去看看还没有其他人,如果有我就带他下来,让他帮忙把门打开。”


孩子看上去并不相信他的话,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其实Eduardo自己也不相信这栋楼还有其他活人。可他必须这样说,他不能让一个孩子失去希望啊。Eduardo站起来,一步步离开黑暗的地牢。


他涉水向出口走去。那个孩子的哭泣声和那些不知从何发出的呼唤声依旧缠绕在他身边。


他现在才发现那些呼唤声都是求救声,数不清的声音在喊“救救我”。


救救我。救救我。


可谁也不会得救。无论是他。还是那个孩子。


当Eduardo离开地下室,踏上去四楼的阶梯时,他再次确认了这个想法。


在他内心深处某个不见天日的角落里,那个孩子仍然在哭泣着。


 


20.


Eduardo来到了四楼。


Eduardo用在Mark电脑里找到的密码打开了大门。


这里既没有鬼魂,也没有Sean。


Eduardo走进一个看起来像大厅一样的房间。


里面装饰得奢华而优雅,让Eduardo想起他父母的房子。正中央摆着一张长桌,上面覆盖着金褐色的绸缎。长桌中央放着插满百合花和洋桔梗的水晶花瓶。


长桌的尽头是壁炉。壁炉上方挂着三幅画像,是Eduardo和他的父母。Eduardo的画像在正中央。三个人都笑得很开心。


Eduardo走到壁炉边观察他自己的画像。画像里的他比现在更年轻,大概只有十五六岁。那时他还跟父母兄弟生活在一起。


这里让Eduardo感到十分熟悉,但丝毫不亲切。


不知何时起,房间里突然多了许多人。穿着燕尾服的侍者端着银质餐盘在房间里穿梭。衣着华贵的绅士和淑女们坐在长桌旁享用精美的餐点。Eduardo看见自己也身着正装坐在父母对面用餐。他看上去一点也不开心。


身边的绅士和淑女时不时地凑过来问他:“Eduardo,你的父母还好吗?”


啊。Eduardo想起来了。


 


21.


答案当然是不。


Eduardo印象中的父母从来没好过。


Eduardo的父亲是个性格强硬、手段狠辣的人。无论对生意还是对自己的家人都是如此。


不仅如此,父亲非常滥情。


Eduardo到现在都还记得,父亲喝醉晚归时身上那股呛人的香水味。


父亲从来不掩饰自己的外遇。他认为男人这样做是理所当然的事。


Eduardo无法认同。


因为这种价值观上的差异,他从来不是讨父亲欢心的儿子。在他考上哈佛时,父亲的反应只有一句“知道了”。


在他被踢出FACEBOOK时,父亲的反应是把烟灰缸砸在他头上,让他滚出去,再也不要回家。


看着像国王一样在餐桌上洋洋得意的父亲,Eduardo感觉自己额头上的伤口又痛了起来。


 


22.


Eduardo走到母亲身边。


母亲出身名门,是个举止高贵的淑女。


Eduardo原本是这样认为的。


为了娘家和自己的名声,母亲对父亲的丑事一直忍气吞声。Eduardo对此十分同情。


不久之后,他发现母亲也有了情人。


这也不算什么,跟父亲那种人比起来,再普通的男人也是模范情人。Eduardo能够理解母亲。


……但是不久之后,他发现母亲往父亲的饮食里加入不明物质。


被他撞破的母亲没有丝毫恐慌,还反过来安慰他:“等我得到一切,你就可以过你想要的生活了。”


Eduardo不想过母亲用谋杀换来的美好生活。


他离开了家。


 


23.


眼前的场景变了。人来人往的大厅变成了私密的卧室。


Eduardo看见两个年轻的男人在床上纠缠。


啊。Eduardo想起来了。


是Alex和Michelle。


 


24.


Eduardo撞破自己两个哥哥的不伦恋情是在他十五岁那年的暑假。


Eduardo走进Alex的卧室,想向他借一样东西,结果发现自己的两个哥哥都躺在床上,身上没穿衣服。


Eduardo不是孩子了,他马上就反应过来两个哥哥做了什么,吓得瘫倒在地。


Alex想对他说什么,被Michelle制止了。


Michelle说“我来”。


他跳下床,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枪朝Eduardo走过来。


他把枪抵在Eduardo的额头上,威胁他说如果他敢告诉其他人就杀了他。


Eduardo还记得冰冷的枪口抵住皮肤的触感。


从那天起,他觉得自己没有哥哥了。


 


25.


眼前的场景再一次变幻。


Eduardo再一次看见了柯克兰H33。


没有他的H33。只有Chris、Mark和Dustin。


Mark在编程。Chris在他旁边。


Chris对Mark说:“所以你究竟打算怎么办?关于Wardo。”


“什么怎么办?”Mark的目光没有从屏幕上移开。


Chris皱眉:“谁都看得出来他喜欢你。你不是打算一直这么装傻吧?”


“这样不好吗?”Mark的手指继续在键盘上飞舞。


“你什么意思?”


“FACEBOOK现在刚刚启动,我没有多余的精力分给无关紧要的事情。就这样维持下去不是挺好的吗?”


“你打算一直利用Eduardo对你的感情而不给他答复?Mark,这样很卑鄙。”


Mark一脸冷漠:“这是他自愿的,没有人逼迫他。而且我希望Eduardo也能好好专注于FACEBOOK,不要因为其他事情分心。不管怎么说,FACEBOOK是第一位的。”


啊。Eduardo想起来了。


他怎么会忘呢?


对Mark来说,FACEBOOK永远是第一位的。


Eduardo闭上眼。


他不想待在这个地方。


 


26.


Eduardo,Eduardo,你想去什么地方?


只要是没人的地方哪里都行。


 


27.


Eduardo回到了开始那间大厅里。大厅现在空无一人。


Eduardo走到壁炉前凝视自己的画像。画像上的他依然在微笑。


Eduardo伸手关掉了房间的灯。


在黑暗中,他清楚地看见画像上自己的瞳仁变成了红色,然后有红色的液体从中流了出来。


是眼泪。


鲜红的眼泪。


在灯光下,他对所有人笑得明亮又温暖。在黑暗中,他独自一人滴着血泪。


这是他吗?


这难道不是他吗?


源源不断的血泪汇聚成一条小河,朝着房外流了过去。


Eduardo循着血泪的痕迹走了出去。


 


28.


“Wardo的家庭并不幸福。”


男人用食指轻轻敲击着桌面。坐在他对面的老妇人专注地听着。


“他很小的时候被绑架过。他父亲吝惜赎金不肯去救他。从那以后他就患上了严重的幽闭恐惧症。我知道这件事但从来没有细问。他害怕电梯的时候,我还嘲笑他是公子哥习性。”


“Wardo的父亲对家庭没什么责任心,经常出轨,还殴打过Wardo和他的母亲。”


“他的母亲外表看起来柔弱但其实并不好对付。她也有自己的情人。”


“至于他的哥哥们……Wardo从不提起他的哥哥们。我猜那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愉快的回忆。”


“我本该早一点意识到这些的。我本该早一点意识到Wardo内心的绝望,然后拉他一把,尽我作为朋友的义务。可我什么也没有做。”


“我背叛了他。”


 


29.


Eduardo踩着自己的血泪走出了房间。


每向前走一步,他都能感受那些泪水中蕴含的巨大悲恸。那些早已被他舍弃的感情。


走廊上有鬼魂在游荡,但并不靠近他。他们也感受到了血泪中的剧烈情感。


Eduardo向这栋建筑的最后一层,顶楼走去。


在他听不到的远方,男人在继续讲述、忏悔自己的罪行。


“是我稀释了他的股份,把他赶出了FACEBOOK。”


Eduardo踏上第一级台阶。


“是我撕开了他的心,让他泪中掺血。”


Eduardo登上顶楼。


“是我亲手将他推下了深渊。”


 


30.


Eduardo渐渐理解了这个世界。


现在无论前方有什么,他都不会惊讶了。


儿时的他被锁在黑暗的地牢中,低声啜泣。


少年的他被镶嵌在画框中,永无止境地流着血泪。


青年的他被困在这里,动弹不得。


他们都得不到拯救。


Dustin已经死了。


Chris也不在人世。


“可是Mark,你为什么还活着?”


“你不该活着。”


“下一次我们见面的时候,我一定会杀了你。”




TBC



今天应该能更完这篇……大概。

转载自:月迷彼埃罗  
2017-09-23
/  标签: TSNJEWNICORNME
   
评论
热度(122)
  1. 墙头多也爱本喵月迷彼埃罗 转载了此文字
楼诚 00Q 红兴 锤基 Thilbo
沉潜厚积,等待时机,准备写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