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H】论结婚地点的重要性(短篇撒糖向,too

月明千里:

2015.4.15深夜,粽子和小月组了CP名为互虐组w


目标就是在Drarry之路上相互扶持着把对方虐出一脸血——我们是拿砍刀调情的相爱相杀类型。好不容易有CP了不写贺文简直不科学=w=但是粽子嫌弃我发糖里面加黄连……好吧这次糖里放了酸辣粉(ฅ>ω<*ฅ)【可他们都说是纯甜,真的!】


    0.


    哈利很小的时候就幻想过结婚,确切的说,是自打明白这个词的意思开始。两个没有关系的人通过婚姻联结成不可分割的家庭,是多么美好的事——比达力剩下的旧玩具、偷偷瞟到的电视节目、早餐时偶尔得到的熏肉还要好得多。结了婚就能有一个真正爱他的人陪伴在身边,直到死亡将两人分开。想着想着小男孩就开始傻笑,接着一头撞上壁橱顶。


    小小的哈利没幻想新娘的模样,梦境里显然也不会有少女风的缎带、歌声和花朵。


    他关注交换戒指和念诵承诺的过程,觉得没有什么词句比誓词还动听——“To have and to hold from this day forward, for better, for worse, for richer, for poorer, in sickness and in health, to love and to cherish, till death do us part。”


    多年后哈利为自己贫瘠的想象感到后悔。万能的梅林似乎在遥远的另一个世界高喊出了:“如你所愿!”


    在森林深处的沼泽里,月光穿透密密的枝桠只剩下清浅的斑点。


    没有祝福,钟声,嘉宾和雪白婚纱的漂亮新娘。他只有淡金色头发的英俊新郎,灰眼睛在夜色里看不清楚却仍然温暖。


    两枚传承了几世纪的古老戒指被珍而重之的交换。


    慢吞吞的贵族式语调虔诚背诵古老誓言,金色的咒语光华连接两人手腕。新郎拥紧了他,交换灼热的亲吻。


    许诺一生珍爱,一世纠缠。


    1.


    其实伏地魔才配得上“活下来的男孩”的名号。毕竟蛇脸先生又吃了一记阿瓦达索命依然活蹦乱跳。而且,如果从四年级复活算起,伏地魔今年才三岁。


    哈利·波特十七岁了,成年巫师,你们能不能别叫我活下来的boy。这样我会觉得没长大,于是对拯救世界这一工作感到异常恐惧。


    他蹲在蘑菇堆旁边用魔杖戳来戳去,魔杖的原主人抱臂倚在树上,看着那木棍儿的悲惨遭遇眼角直抽抽。


    “破特,你到底认不认识那种蘑菇!我饿了!”


    “秃尔福你闭嘴!我不是你的家养小精灵!”


    虽然这么说着,哈利还是拔起了白白胖胖的菌类准备煮点儿汤。一圈儿饿死鬼投胎的流亡巫师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拯救大家胃部的救世主忧伤地架起了坩埚。


    做饭这事儿熬和魔药不同,没有固定步骤和时间,更何况食材从未被任何书籍记载。优等生赫敏·格兰杰和魔药大师亲传德拉科·马尔福同样眼巴巴地盯着哈利往锅里丢蘑菇,无能为力。


    至于只会吃的罗恩和布雷斯,会一边吃一边抱怨的潘西,同样没有在煮饭方面加过技能点。


    六个人,在霍格沃兹决战后侥幸逃了出来。哈利遵照校长的遗嘱接了一道阿瓦达,纳威也确干掉了纳吉尼,但是不知为何,伏地魔仍旧没有死。


    哈利认为是魔杖的问题。死亡圣器的强大毋庸置疑,两个死咒对对碰,拼的是魔杖。


    谁也不想面对一个疯狂的黑魔王,他终于疯到了无差别攻击所有巫师的地步。


    在场的绝大部分巫师迅速离开霍格沃兹幻影移形,逃到其他国家,或者自家地窖。他们六人意外有默契地撞到了同一个区域……学校外围,谁也不知道有多么广阔的,原始森林。


    “没有确切目的地的幻影移形只能落到附近。”赫敏是这么说的。她施了空间扩增咒的包里还有套魔药工具,上一年的流浪经验教了这姑娘很多。


    虽然没有教会她做饭。


    哈利开始清洗配菜用的酸涩野果。


    2.


    第三天了。格兰芬多黄金三人组还在为日后去向吵闹不休。麻瓜出身的那位想当然地要回她的世界,红头发依旧要去霍格沃兹看情况,救世主一脸呆滞没有劝架意向。


    德拉科坐在小溪边调戏水草,终年不见光的林子里腐殖质太多,随手一扒拉就是蘑菇。


    “德拉科。”潘西溜过来,背后巧克力色的布雷斯似乎融化在了古树里。


    “决定抛弃我了?”他开门见山。黑头发的姑娘放松地垂下肩膀,一副“你又知道”的宠爱表情。


    不同于绝对忠诚的帕金森家和中立扎比尼家,他们马尔福总是够胆子摇摇摆摆背后捅刀。父亲多年前自称中了夺魂咒才效忠,母亲撒谎把伏地魔骗了过去,他也一时丢了脑子谎称没认出那个脸肿得像猪头的波特。


    一家三口一起玩弄了黑魔王,还想过他手底下讨生活?——不如跟着总也死不了的波特多活几天。


    “……我要和布雷斯一起走,抱歉 。”


    “三天整,够意思了亲爱的。”


    “斯莱特林的友谊和忠诚只有三天份儿。别怪我冷血德拉科。你知道我爱你。”


    “是是是你爱我,走了记得避孕。”


    “……也祝你跟波特早生贵子。”


    “什么?!”


    “呃,口误,百年好合。”


    幻影移形的劈啪声后,哈利坐到德拉科旁边很开心的笑:“嘿,少了两个人抢蘑菇。”


    德拉科恶狠狠地糊了他一脸伞状真菌。


    他注意到波特没有对“百年好合”发表任何评论。


    哈利知道总有一天会和挚友分别,于是也坦然微笑着送行。


    罗恩又输给了赫敏,所以姑娘要带他回老家避避风头。可是不论万事通小姐怎么劝,哈利都不肯跟他们走。他的台词是:“我就呆在这里,这儿伏地魔绝对找不到。”


    不管怎样身为预言里的二分之一,他和那位关系太铁了——不死不休。事实上他决定孤身再战一场。


    又是幻影移形,残影散去后那两人就像不曾出现过。


    哈利想着在树林里呆满七天,就七天,然后滚回霍格沃兹再杀蛇脸怪一次。


    “波特,煮蘑菇。”


    吃了个野苹果的马尔福少爷脸色似乎有点绿,颜色鲜艳欲滴。哈利咧着嘴傻笑接着被果核砸了脑袋。作为报复晚餐里就没放盐。


    他们都走了偏偏这个混蛋白貂还在。


    他还在。


    夜里很冷,哈利腹诽怎么就没人教给他温暖咒。于是暗搓搓的变成阿尼马格斯滚到马尔福怀里窝着取暖。他认为明早一定能比马尔福起得早,所以不用担心被看到。


    一团儿黑色的小毛球起起伏伏的,微弱的呼噜声响起。


    一双映着月光的银灰色眼睛睁开又闭上,他抱紧了毛球,贴在靠近心脏的地方。


    3.


    哈利心平气和的等时间流逝,德拉科心平气和的看他等。


    无事可做的时候他们会聊天,聊着聊着吵起来,扭打,分开,掺杂了恐吓威胁诅咒的别扭道歉,最后互相施清洁咒。


    德拉科顺滑的头发被咒语弄得支楞起来,哈利毫无顾忌的嘲笑——新一轮肉搏又开始了。哈利喜欢那有意无意的碰触,指尖颤动的疼可以一路传到心口。


    他们恍然有种还在学校的错觉。一切都改变了,立场身份以及种种,至于热爱看对方出糗的心情……是难得的亘古永存。


    德拉科把聒噪的救世主一脚踹到小溪里。


    4.


    “纯血巫师不会像麻瓜那样离婚。连结一旦在两人之间形成就是永久性的,除非一方死亡。”


    “听起来很棒,永不背叛?”


    哈利唠叨着一些麻瓜世界的故事,父母的事,掠夺者的趣闻。德拉科讲的大多为纯血家族的传统。他们的世界在碰撞,然后擦出灼然花火。


    “……所以在火车上你找我握手的时候,不是为了交朋友而是确认立场?贵族式邀约?”


    “没错。你凭什么一脸惋惜,疤头?你才是那个拒绝了我的人。”


    “我后悔了。”哈利一头栽倒落叶上仰望林间细碎的光束,双手枕在脑后,他非常坦诚的表示了遗憾。“如果当时能把你们家拉倒凤凰社这边……”“你的脑子被巨怪踢过吗?如果握住我的手,你肯定是黑魔王这边的人了。”“然后我早已被分尸,陈列在魔药储藏室里。看!一小块儿波特!”“恶心。”


    德拉科嫌弃地看了一眼地上,进帐篷拖了个垫子出来坐。


    “你对古老的巫师家族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吗?现在你可是波特和布莱克家的继承人。”


    “事实上还是佩弗利尔家的。你不能指望麻瓜养大的人和你知道同样多的东西。不过我可以给你讲讲三兄弟的事儿。”


    “佩弗利尔?!!!”


    德拉科的声音突兀地拔高了八度,甚至吓掉了往树上爬的蜗牛。哈利把冈特家的复活石戒指从脖子上解下来,成功消音。


    “我想我明白黑魔王为什么杀不死你了。因为佩弗利尔家先祖赢过死神。”


    “后来他们都死了。记得吗,白貂?况且你现在才是老魔杖的主人。”


    “我甚至不能喊一声‘魔杖飞来’。家族传承的器物只有拥有这个姓氏或血缘的人才能真正使用。”


    “嘿,和我结婚吧。你就能召唤魔杖了是吗?德拉科·佩弗利尔·马尔福?听起来不错。”


    粗粝的金,纯黑的宝石,千年古老家族的戒指。德拉科发誓他只是因为这个无价之宝而激动,绝不是因为那个玩笑的求婚面色发红。


    5.


    “森林里会有巨怪吗?”


    “有。巨怪波特。”


    “雪貂马尔福!”


    “谁能想到伟大的救世主是只巴掌大的小黑猫?”


    “……呜。”哈利捂着脸呻吟出声,立即变成毛球缩在角落里。


    他没脸见人了。马尔福知道了!知道他夜里主动爬床还下手摸来摸去的!


    6.


    第六天空气很好,雨水过后,夏天变蓝。


    夜空是深邃的黑,星子如碎钻,月光如银纱。


    烘干咒x10之后德拉科敏锐地察觉到林子里寂静的不太对。他推搡着在吊床里蜷曲的猫咪,提起他的后颈。那双绿眼睛在夜晚莹莹发亮。


    “有危险,起来。”“那只是条小蛇。”哈利跳下来变成人形,对着他身后某处嘶嘶了几句。直到这时德拉科才发现那棵树的鲜绿枝桠是条漂亮的巨大爬行类,信子鲜红,鳞片碧绿华美,眼睛活像灯泡。


    “你救了我,再一次。”


    “不用在意。”哈利打着呵欠揉脖子,还是慵懒的像只猫。


    “我帮你实现一个愿望,然后两不相欠。”


    “你的命就值一个愿望?!马尔福是有多抠门!”


    “闭嘴波特!任何愿望。就算你想要马尔福庄园。”


    “我只想打败伏地魔。”


    “需要老魔杖?”


    “毫无疑问。”


    “……我给你。”


    德拉科的偿还当然只是个借口。哈利在马尔福家戒指圈住无名指的一刻才明白过来。对方粗暴的拽下他脖子上挂的复活石,用眼神逼着他替他套上。


    明明滑稽无比的婚约缔结哈利却想哭,因为终于发现六年级以来的暗恋对象对他抱有同样乃至更深的情感。德拉科拖着尾音念誓词,发现哈利在哭吓得手忙脚乱。“……再说一遍!我还想听!”“滚,波特!我不是麻瓜录录……录什么来着?”“录音机。”


    接着他们吻得昏天黑地。


    7.


    “Accio the Elder Wand!”


    半小时后魔杖慢悠悠的飞过来。哈利对德拉科用了缴械咒,正式成为老魔杖的主人。


    “马尔福,我要是没回来,死亡三件套都归你。”


    “我不是个需要守在原地等你回来的姑娘,波特,昨晚你体会过了。”某人揉了揉后腰,绿眼睛流露出怨念来。


    “虽然遗产很丰厚。不过我希望这个算嫁妆。”


    “嫁妆?马尔福你清醒点,我!也!不!是!见鬼!的!女!孩!子!”


    “我知道。”某人的手恶意的移到某人的裤子里,猛地用力使某个器官充血立起。


    “所以我们得一起走。”被快感搅和到神志不清的救世主爽快点了头。


    8.


    霍格沃兹的断壁残垣犹自矗立。


    伏地魔孤家寡人坐在地上等他自投罗网。


    这次决斗很寂静,算上禁林里的蜘蛛家族也没几个生物观战。


    华丽的阿瓦达索命。绿光交接,却有什么顺着光华爬到了哈利的身体里。


    眩晕间他看到了对面黑袍怪物倒在地上,然后额头一阵复苏的熟悉剧痛。


    伴生的诅咒无解,只能以绝对的力量对抗。此刻有两股灵魂在哈利的体内撕扯着,抢夺活下去的唯一机会。


    他紧紧抓着德拉科的手,止不住地浑身抽搐。手指太冷,金发少年忍不住把它放到唇边呵气。


    德拉科的声音断断续续的:“波特。哈利,坚持住。我求你……”


    哈利碧绿的虹膜细成了一条线,瞳孔散大到可怕的地步。


    他在想抱着他的人,即使什么都看不到他也能完美勾勒出他的轮廓。金发,灰眼睛,尖脸,柔软的淡色嘴唇,身材修长手指好看。


    特别怕疼,既狡诈又阴险,傲慢,自私,最喜欢给他找麻烦。


    怀抱很温暖,讲故事时很柔和,懂得爱,忠诚,笑起来眼睛会弯成新月的弧度。


    这个人,德拉科·马尔福。


    他的宿敌、恋人、伴侣。


    眼泪不受控制地涌出来。他从没有如此恐惧过死亡,背负救世主的名号,哈利总觉得某一天自己会死于非命。在从骨髓席卷而出的疼痛中他喃喃开口:“再说一次,德拉科,再说一次……”
    能抵抗伏地魔的,只有爱。


    德拉科急切地俯身到他耳边,哽咽着念出哈利最喜欢的长句:“I,Draco Malfoy , take thee, Harry James Potter to my wedded husband, to have and to hold from this day forward, for better, for worse: for richer, for poorer; in sickness and in health; to love and to cherish, till death us do part, according to Merlin's holy law; and thereto I give thee my troth.”


    我,德拉科·马尔福,承认哈利·詹姆斯·波特为我的合法丈夫,从今以后,无论环境是好是坏,是富贵是贫贱,不论健康或是疾病,我都爱、尊敬并且珍惜你,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在梅林面前,我向你庄严宣誓。
    微风拂过安静伫立的废墟、他们的脸颊和头发。


    德拉科从未幻想过自己结婚的模样。他只是觉得父母总会给他最好的,马尔福总能得到最好的。在适当的时候——大概是毕业以后,他会有一个最完美的新娘。


    事实证明了一个完美波特他什么都么得到。森林里结婚?没有宴会甚至证婚人?马尔福家历代先祖一定在坟墓里气得翻滚。


    绿宝石般的眼睛,像太阳一样会发光的笑容,煮的蘑菇汤即使不放盐也很好喝,拥有强大的力量和无言的深情。


    虽然绝大多数时候都蠢得没救。


    有件事他没有告诉哈利。即使他们的连结被死亡斩断,被留在世上的另一个也不可能再去寻找他人。


    不管是今生今世和波特粘在一起天天吵架还是为了这个家伙一辈子单身从此断子绝孙。


    德拉科都不后悔。


    9.


    八年级开学晚宴。


    “听说你差点就和伏地魔结婚了?!”布雷斯兴冲冲地端着酒杯坐到德拉科身边,后者翻了个白眼。“谁说的?”“唱唱反调——哈利波特恋情专访!”


    德拉科认为很有必要找哈利谈谈怎样正确表达事实。明明只是伏地魔试图抢夺哈利的身体。


    “报纸上说你哭着喊着向马尔福求婚!”赫敏举着预言家日报在格兰芬多长桌上呐喊,周围一阵窃笑。头版上金发巫师笑得光辉灿烂。


    “……我去炖了那只雪貂。”


    万众瞩目中针锋相对的两人离开自己的学院到大厅中央,气氛剑拔弩张,就连皮皮鬼都吓得不敢说话。


    两个热衷掐死对方的混蛋毫无预兆地开始拥吻,试图用法式舌吻完成谋杀。


    -END-

转载自:月明千里  
   
评论
热度(1366)
  1. 墙头多也爱本喵月明千里 转载了此文字
楼诚 00Q 红兴 锤基 Thilbo
沉潜厚积,等待时机,准备写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