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l Your Name(DH/旧文)

起风了吗:

谁都知道德拉科叫Potter的名字和别人不同,不知道是口音问题还是有意为之,最简单的两个音节被少年念出来就带上了傲慢的意味,如同一块熔炉里的铁块落入雪中,轻微的爆破声与消亡的星火。那声音总是重复,被德拉科以平均一天四次的频率念出,Potter我不会让你抢到金色飞贼的,Potter格兰芬多又因为你被扣了五分,Potter你被骗的样子真是太可笑了,Potter你作业得了D的事是真的吗。

变声期的到来没有为少年轻慢的语调增加半分重量,可因为多了几个别称Potter这个名字被德拉科念出的机会少了很多,记得最清楚的一次是十四岁的某一个夜晚,晚会上的不期而遇,背景是喧闹的人群和窗外飘落的雪,头顶的槲寄生恰到好处地开放,德拉科想这种时刻还真适合接吻,于是就真的吻了对面的人,三秒以后两个人分开,德拉科挑着眉问,Potter,you scared?哈利没有迟疑地说出了和十一岁时一样的答案,You wish.于是下一秒两个人又吻在了一起。

在一起之后德拉科还是喜欢用那样傲慢的语调叫出那两个音节,Potter这个咒语我已经念了三次了你还是不会吗,Potter你领口的第二颗扣子没扣好,Potter我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和你在一起,Potter我们分开吧。

两个人分开的次数可能比上过的占卜课还要多,可是每一次都还是又在一起了。直到十六岁那年伏地魔复活,哈利额头上的伤疤疼得最厉害的时候德拉科平静宣布自己是一个食死徒。哈利一边捂住额头上的伤疤一边举起魔杖朝对方念了一个恶咒。其实那不是两个人吵得最厉害的一次,可谁都知道这次是真的没有余地了。一个食死徒一个救世主,不远的将来很可能其中一个就要杀死另一个,两个人要承担的本来就太多,何必再加上被认为是最古老魔法的爱。

德拉科以为自己没有机会再叫出那个名字了,可事实很快证明这种判断是极其错误的。那是一生中德拉科唯一一次不愿念出那个名字,我不知道,少年的目光有意无意避开那双绿色的眼,我不知道这个人是不是Harry Potter.

等救世主打败伏地魔大家又都回去上七年级,不管是格兰芬多还是斯莱特林,只是去魔法把戏坊的时候不会有人再分不清弗雷德和乔治,因为双子中的一个不会再回来,开学典礼上致词的同样不再是那个戴半月形眼镜的银发老人,意识到这件事后哈利再吃不下第四块家养小精灵做的坩埚形蛋糕。英雄打败了魔王,如自己四岁那年在被达力撕碎的童话书上读到的结局,可还是有如同那个不会再疼的伤疤一样的东西留了下来。哈利不能具体地说出留下的是什么,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那个名副其实的斯莱特林不会再走过来用傲慢的语调叫自己的名字。

剩下的一年过得很快,各种意义上的,真的没有人再用同样的语调叫救市主Potter,只有一封封情书被塞进少年的课本里,一笔一划写得认真,出现频率最高的语句是我喜欢你,哈利读到的时候想的却是那个人甚至没有对自己说过一句喜欢。毕业晚会上哈利和朋友喝的不再是黄油啤酒,而是真的有酒精度数的葡萄酒,哈利觉得自己肯定是世界上第一个喝葡萄酒喝醉的人,或者可能是有人朝杯子里加了东西,总之那天晚上的事情朝一个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

第二天早上起床哈利因为没带眼镜视野一片模糊,视线可及范围内瞥见的是如麦田般金色的头发,哈利第一个想法是马尔福的头发原来真的有不整齐的时候。第二个想法是靠,学校真应该开一门课教怎么才能不和自己的前男友酒后乱性,第三个想法是要不留几个银西可走掉算了,可没等哈利将这个想法付诸实践德拉科就醒了,用哈利最熟悉的语调说早,Potter。

哈利试图让自己的声音变得平静:“我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

“你喝醉了。”

“可你没有。”

“对,我没有。”

那一瞬间哈利真的很想对自己的前男友用一个阿瓦达索命,要知道对食死徒哈利都没用过几次这个咒语。可是魔杖不知道被哈利自己扔到哪去了,而且德拉科下一秒突然就说,Potter,我们和好吧。

哈利挑了挑眉问理由?

德拉科回答,因为你还喜欢我。

很好,有理有据令人信服,于是两个人又在一起了。罗恩表示自己无力接受选择和哈利断交,两个月以后猫头鹰带来了罗恩写的信,信里列举了德拉科种种恶劣事迹。德拉科亲笔写了回信,于是罗恩又用了半年才勉强同意了两个人在一起。赫敏表示不管我们同不同意这两个人都会在一起的。相比之下万事通小姐要实际得多,唯一的要求就是让德拉科把马尔福庄园里的家养小精灵都放了,德拉科回复说当然可以,只要你愿意代替家养小精灵打扫马尔福庄园。

毕业之后哈利和德拉科一个当了傲罗一个进了魔法部,二十四岁那年哈利带回了一个父母双亡的孩子,两个人为取名叫艾维斯还是塞尔特吵了很久,最后决定叫阿不思。阿不思一岁多的时候会在半夜突然哭起来,每到这时德拉科就会翻过身对哈利说,Potter你儿子哭了,你就不能想想办法吗。哈利则开始认真地思考十四岁那年自己是被下了多大剂量的迷情剂才会喜欢上这种混蛋。

德拉科的工作时间比哈利要规律,陪伴阿不思的时间要更多,哈利对这件事本来没什么不满,直到发现阿不思学会说的第一个词是疤头。两个二十多岁的人,吵起架来用的词还和十几岁时用的一模一样。

再过几年阿不思收到了猫头鹰带来的录取通知书,分院帽把他分进斯莱特林,哈利没觉得有多意外,毕竟是德拉科教大的。阿不思假期回来的时候和哈利说学校里有个老师让学生不要早恋,那一刻哈利想起了乌姆里奇曾用魔法把一对正在接吻的情侣弹开,随即哈利的思绪又被阿不思的声音拉回了现实,阿不思问,哈利爸爸,你第一次恋爱的时候几岁?哈利下意识想回避这个问题,可德拉科已经问道,是十四岁吗,Potter?

哈利不想承认自己到现在真的只喜欢过一个人,特别是德拉科又加了一句不会真的是吧的情况下,哈利开口否认的同时,才意识到自己和德拉科已经在一起了十多年。当年破斧酒吧开局下注的人没人能赢到一个银西可,因为赌的是德拉科和哈利能在一起多久,而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超过了每个人的预测。

第一个十年,第二个十年,第三个十年,第四个十年,时间就这样摧枯拉朽地过去,到了五十四岁这一年,两个人因为退休有了大量闲置的时间。其实马尔福家族留下的钱财足以让两个人衣食无忧,可哈利的英雄主义还有其他原因让两个人选择了为魔法界做出贡献。以至于到了现在两个人才得以支配自己的时间,搭乘各种各样的交通工具环游世界,中途不断因为要去哪个国家和城市争论不休。

八十岁那年两个人回到了英国,马尔福庄园因为小精灵的辛勤劳动还是一如既往地干净整洁,两个人都很满意自己的余生将在这里度过。阿不思时不时会回来探望两人,赫敏和罗恩偶尔同样会来拜访,银发的韦斯莱和银发的马尔福互相用不高兴的目光打量着对方,赫敏和哈利默契地装作没看见。

八十四岁那年的十二月份马尔福庄园等到了英国的第一场雪,德拉科和哈利坐在窗边,哈利想起十四岁那年同样是下着这样的雪,圣诞节晚会上两个人有了第一个吻。

“马尔福。”

“嗯?”

“十四岁那年的圣诞晚会,你是故意去找我的吧?”

“是。”

“为什么偏偏是那天?”

“因为那天下雪了。”

“是你的年龄已经阻碍你正常思考了,还是我们说的这两件事真的有关系。”

“没人告诉过你吗,疤头,初雪要和喜欢的人一起看。”

没想到胸腔里的那颗心脏居然还是和十四岁时一样,因为那个人一句话就会加快跳动。哈利想说那你为什么这么多年都不说,现在我老得就快要死了,开心都开心不了多久,可哈利又觉得其实自己一直都知道,可能是十四岁那年知道的,又或者第一次见到德拉科的时候,自己就知道了。

德拉科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哈利答话,于是又用和少年时同样的语调叫了一声,Potter?

没有回答,哈利偏着头安安静静地靠在椅子上,如同做了一个全世界最好的梦。

德拉科想起自己第一次叫出这个名字时只有十一岁,不知不觉就叫了大半个世纪,而直到拥有这个名字的人先一步进入棺木,他才知道原来名字是世界上最短的咒。 



fin. 
 
一个定时发布,第二篇

转载自:反骨  
2017-10-02
/  标签: 德哈drarry
   
评论
热度(112)
楼诚 00Q 红兴 锤基 Thilbo
沉潜厚积,等待时机,准备写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