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ME/钢锯岭xover】战地天使(哨向,Des花朵一人梗)15

沧海焦树:

第一章上一章




【Smitty Ryker】


    我发誓,我,连同整个营地的人,从来没有过低估那根玉米秆的意思,我们已经竭尽所能地把他的来历和背景想得相当惊人,但是……在他开始坦白(一小部分)的时候,那还是让人震惊到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那实在距离我们所在的阶级很遥远。


    我用了“阶级”这个词——毫无疑问,在美国,这种由经济和知识所划分出来的鸿沟就好像是大自然物种的生殖隔离,当那些精英先生们坐在漂亮宽敞的办公室里为无法将自己本就庞大的资产增加一个零而发愁的时候,孤儿、失业者、小偷……我们,被送上朝夕生死的前线,浴血奋战。


    我不是说这里没有人是因为梦想和心中的正义而来,但钢锯岭——这个被日本人变成美军噩梦的地方,即使是最狂热的殉道者也会本能避而远之,毕竟没人会跟自己的生命过不去——他们总有更重要的东西来消磨生命的意义,而非作为磨盘中的粉壳被战争无情并毫无价值地碾碎。


    仅仅是被“消耗”的数字而已。


    这夜月色黯淡,星光却很亮,我看着玉米秆瞳孔中倒映的星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所以,你为什么来……到这儿来?”我一只手摸着枪,抬起眼睛看他——这个角度的他看起来特别温和,我是说比平时的那种“温和”还要温和,他身上那一切优雅矜持和淡漠高贵似乎都被这个角度柔化了棱角,就像雄鹿褪去了象征尊贵的角,恢复成幼年灵动稚嫩的模样。


    “没有什么为什么吧,”Doss耸耸肩,眼睛却不看我,好像那样我就分辨不出来他是在说谎似的,“Michele——我二哥,说这里需要一个向导,所以我就来了。”


    我不说话了,沉默地擦着我已经很亮的长枪,金属熟悉的触感给了我一丝安慰,说来可笑,我竟会因为他显而易见的隐瞒而不悦。


    我又不是他什么人。


    “Smitty……”玉米秆轻轻叫了我一声,听着似乎有些愧疚,“我不是、我没有想瞒着你……们,我的过去并不足道,那并非什么令人愉快的回忆。”


    我忽然意识到自己似乎有些无理取闹,就像那些傻兮兮的娘们儿一样。


    可真是糟透了。


    “S……”


    “我也没说想听,”我尽量用足够混蛋的开玩笑的语气截住了他的话,想来无非是什么道歉或解释——他总是这样,好像什么错都是他造成的一样,似乎想把天底下所有的责任都揽上身,也不知是什么样的教育能给养成这么个奇葩的毛病,“确实不是每个人来这里都需要理由的,比如我——”


    坑洞外面忽然有什么声响传来打断了我们的谈话,Doss像一头机敏的鹿那样猛然转身,我们几乎同时做好了防御的准备,悄悄探头向外望去。


    ——并不是什么新奇的东西,一些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老鼠正啃啮着尸体,在夜色下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异响,不大好听,但也并非不能接受。


    这种啮齿动物半夜出动的声音对我来说一点儿都不陌生。


    我放松下来,又跌坐回刚才那个舒适的位置,Doss却多少显得有些僵硬,我注意到他虽然也恢复了坐姿,但举动僵硬了不少,还总控制不住地把目光往外面瞟。


    我甚至听见他嘀咕了一声“Jesus”。


    好吧,养尊处优的小少爷当然对这种过于残酷的视觉冲击不太习惯,我轻轻笑了一下,这次小心地没有露出牙齿。


    “这些日本人卑鄙极了,”我笑完之后,一本正经地安慰了他一句,花了好大力气才没有上手去拍拍他规规矩矩戴着头盔的脑袋,“我值头班,你先睡会儿。”


    Doss点点头,没再说什么——刚才那一幕显然让他丧失了说话的兴致,他可以说是小心翼翼地半躺下去,不太舒服地挪动了片刻调整姿势,然后一声不吭地闭上了眼睛。


    我瞧着他,一点儿都没注意到自己的行为似乎不是那么正常,他的睫毛很长很密,在闭着眼的时候安静地搭在面颊上,我一点儿都不怀疑,这时候如果有比星光更足够的光源,那些漂亮的睫毛一定会投下浓密的微弧的阴影,就好像过去那些餐厅女招待们极力用各种化妆品使自己的眼睛成为的那样。


    真奇怪,我到底在想些什么鬼东西。


    玉米秆睡得不太稳,我看到他的眉头微微蹙了起来,


    “嗯……Do……”我正犹豫着要不要叫醒他,就看见辛巴(再一次)先我一步蹭了蹭怀里的斑比,极尽温柔地伸舌头舔他的耳窝。


    ……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想要气急败坏地提醒自己的狮子他是一头狮子而不是什么幼鹿保姆之类的玩意儿了,但我总拿这小混蛋没脾气,他总能在不想听的时候完美地隔绝我的精神链接。


    Jesus,这到底是不是我的精神动物!


    斑比和他的主人都稍微平静下来,我惊异地伸手拍了拍斑比的脑袋,又用同样的手法动了动玉米秆——说实在的,我可从没听说过哨兵还能对向导起到精神安抚的作用。


    


    【Eduardo Saverin】


    战场上的睡梦糟糕极了,那些血腥残酷的场景不依不饶地停留在大脑皮层,随着精神的疲惫而一起坠入梦乡。


    梦境几乎变成了所有我正担心的事情的大杂烩,有一小段儿时间我似乎意识到了自己正身处梦中,可黑色的梦魇就好像是泥泞的沼泽紧紧地拉住溺亡者的脚踝,我越是挣扎着想要从中逃出去,就被恐惧和忧虑抓得更紧。


    我眼睁睁地看着日本兵在闪光弹的帮助下展开偷袭,而我们却完全没有准备,只能束手无策地任由屠杀,我就呆站在那儿看着,似乎被咒语紧缚周身,别说施以援手,就连叫醒其他还沉浸在睡梦中的同伴都做不到。


    就在我几乎要疯掉的时候,一股威严却宁和的精神触角忽然静悄悄地探了进来,我拼尽全力地抓住它,就像快要溺死的人抓住唯一一根救命稻草。


    万幸,我顺着这根稻草触到了鲜美的空气,在窒息而死之前挣扎着爬出了泥潭。


    我猛然睁开眼睛。


    战场的夜空中布满了幽静地闪烁着的星星,血腥混杂着泥土的气息充斥着鼻端,周围安静得如同坟墓,没有讲话声,当然,也没有日本人进攻的声音。


    不知道什么时候,冷汗已经浸透了我里三层外三层的衣服,汗衫黏黏地贴在后背上,被半夜凉风一吹冷飕飕的,让我忍不住一边竭力呼吸,一边颤抖着打了个哆嗦。


    Smitty就坐在不远处,还像我睡着之前那样端着他的枪,坚毅的轮廓在夜晚看不太分明,唯有眼睛仍是闪亮的,警惕地观察着周围的情形。


    连我自己都说不清为什么,猛烈跳动的心突然就平静下来了。


    这种感觉实在已经很久没出现过了。


    他看过来,脸上没什么表情,语气却隐隐透着些关心:“梦到了什么?”


    “地狱……”我猛灌了自己几口水,长长出一口气,换了个姿势,全身酸软的感觉又一下子都涌了上来,“日本人……他们攻打过来,杀人,我毫无办法。”


    毫无办法。


    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实在可怕,整个人都好像变成缺水的鱼,视野填满光怪陆离又致人死命的气泡,每一根肌肉纤维都在歇斯底里地尖叫,却完全无济于事。


    Smitty皱眉看着我,像在看一个可怜的囚徒。


    “你只需要一条步枪。”


    “……”


    不。


    “它不会咬人。”


    我想我是笑了一下,但那肯定与人们惯常理解中的笑容不一样:“它不会……但看看你周围。”


    Smitty沉默了一瞬,无声地叹了口气:“经历过你今天经历的事,任何理智尚存的人都会尖叫着寻找武器。”


    我的嘴角垮了下来。


    我盯着自己的膝盖看了一会儿,自嘲地摇摇头:“我可从未声称自己理智。”


    如果我理智,也许我现在就不会出现在这里——我的一生似乎从开始就毁在不理智里,不管是幼年,还是现在,不管是对我爱的人,还是对我自己。


    理智,多么简单却又可怕的词。


    “你到底为什么不拿枪……”Smitty定定地看着我,亮闪闪的眼睛像两道锥子一样戳过来,“Hey,come on,Doss,拿着,只要一把枪,你能做的更多。”


    我微微闭上眼睛,似乎又能看到曾经刺眼的血污弥漫,亡者犹自睁着不甘的眼睛,与另一双痛苦的眸子重合。


    “你还好吗……?”


    “Smitty……”我半眯着眼叹气,“Smitty……”


    我曾以为,关于那段过去我不会对任何不相干的人说起,但当年在哈佛的湖边,我毫无预兆地对一个卷毛混蛋打开了它,而现在在钢锯岭的硝烟里,似乎有另一个混蛋要以强硬的姿势闯进来了。


    “你知道……斑比为什么一直都是维持着幼生的形态吗?”


    


    【Smitty Ryker】


    “好吧,”我们两个在很难形容的氛围当中沉默了一会儿,我妥协地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嗓子不知何时有了些许嘶哑,“好吧,我不会把我的枪给你的,你已经受够了。”


    玉米秆一定是微笑了一下,那短促的笑容好像黑暗中倏然而逝的花火,微弱,却也足够明亮和温暖:“是的,我受够了。”


    我伸出手去,用力揉了揉斑比小小的脑袋,小家伙好像知道发生了什么一样不躲不闪,毛绒绒地头顶在我的掌心乱蹭,大大的鹿眼舒服地眯了起来。


    辛巴低低地叫了一声,用潮湿的大鼻子把我的手拱开了。


    好吧,你的你的,你这占有欲爆棚的金毛儿畜生。


    玉米秆静静地看着我们,他被泥土和血污弄脏的脸在这会儿好像是受尽苦难的圣徒,眼神安详又平静,好像随时就会突然长出翅膀来扑棱扑棱飞走了似的。


    我心下忽然一阵恐慌,情不自禁地一把抓住他的袖子,他不明所以地回望着我,瞳孔里汇聚着漫天亮闪闪的星星。


    我心一横,胳膊猛然发力,把他瘦成一条儿的身板儿拽进怀里,在他还没反应过来挣扎之前尽量严肃而蛮横地说道:“这样暖和点儿——可别睡着了,该你守下半夜。”


    离日出已经不远了。


    离天亮已经不远了。


    


    ——————————————————————


    好久没上来今天一刷首页发现圈子好像出了点儿事儿。。。?


    希望太太们一切都好唉


    今天这章写得比较(为马总)难过,对比起来史哥真是太暖了,双商爆棚……马总你看看人家怎么安慰人……



转载自:沧海焦树
   
评论
热度(106)
  1. 墙头多也爱本喵沧海焦树 转载了此文字
楼诚 00Q 红兴 锤基 Thilbo
沉潜厚积,等待时机,准备写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