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cious】

Alex:

放一篇旧文,收录于哈利波特图文本《德之我幸》。




  【1】




  斯莱特林学院内部几乎不起争议,他们更喜欢把时间花在有所回报的事上,争吵对他们来说纯属浪费时间。为了骗聪明人,或者为了不被聪明人骗,他们想出各种各样的法子训练自己的思维。他们会聚在地窖,用最富有想象力的语句讥讽自己看不顺眼的人,或者想出千奇百怪的赌约并千方百计地获得胜利。这些游戏能够为德拉科赢得良好的声誉,毕竟他的嘲讽能力堪称毒辣,他下注的眼光格外精准,他的获胜率也最高,但他总是感到无聊。尤其是待在欢呼叫囔着的人群中,这种无聊的感觉格外明显。




  “德拉科,别这样托着腮,你简直像个陷入爱河的少女。”潘西用手肘撞了撞他,“来吧,大家都在等你。”




  “好吧,你们在玩什么把戏?”




  “我们在讨论谁是最勇敢的人。”




  “我以为这种评选只会发生在格兰芬多蠢货之间。”德拉科讥讽道。




  其余的斯莱特林学生都嗤嗤地笑起来,潘西有些不高兴自己的提议被嘲笑:“好吧,让我们选出最有勇有谋的人。开始吧,从最左边的人开始,我们轮流证明自己的能力,最后评选出最合适的。”




  “赢的人有什么奖赏吗?”高尔热切地发问。




  “五十金加隆作为每个人的参赛费怎么样?赢的人可以拿走其余人的。”潘西提议道,“除此之外,我将慷慨地献出一件私人藏品奖赏获胜者。”




  “私人收藏品?”布雷斯抬高了眉毛,“如果你是指一件昂贵的裙子的话,对男孩们可不够公平。”




  对此质疑潘西哼了一声,她探向口袋掏出一张纸:“这是关于圣人波特的小秘密,或许是他的狂热迷恋者写的,可惜没有署名。但毫无疑问的是拥有这张纸意味着可以在各个方面击败波特,毕竟了解你的敌人才能取得胜利——嘿德拉科把它还给我!”




  “你是从哪捡到它的?”德拉科无视了潘西的话,他飞快地扫视着那张纸。




  “就在走廊上。”潘西不满地把属于她的纸张抢了回来,她不满地摇头,“在看一样不属于你的东西之前,你应该征求我的同意。”




  “你想留就留着它吧。”德拉科不在意地耸耸肩,“我知道所有内容。”




  “你在撒谎。”潘西发出短促的笑声。




  “让我告诉你一件事帕金森。”德拉科顿了顿,他再度拉长语调慵懒地说话,“捡走一件不属于你的东西之后,你可以不寻找失主把它私藏起来,对此我毫无反对意见,但把它向失主展现就是愚蠢的表现了不是吗?”




  “你在开玩笑。”潘西咽了口唾沫,她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再度低头仔细看了看手中的纸片后她的嘴唇微微颤了颤,“你记这些做什么?




  “你刚刚才给我们所有人上了一堂课,‘了解你的敌人才能取得胜利’。”德拉科嗤笑一声,“感谢你的慷慨潘西,但这是我的东西,而我没慷慨到把它当成给获胜者的奖励,现在你是否介意让它物归原主?”




  潘西不情愿地把纸片交还到德拉科手里,她咳了一声以掩饰自己的尴尬:“我们可以继续吗?”




  围观的斯莱特林学生们都掏出了五十金加隆作为赌注,挨个吹嘘论证自己的有勇有谋。




  【2】




  虽然写着波特秘密的纸片已经静静躺回了德拉科的口袋,但这段小插曲依旧没有结束。或许是因为某种心理因素,潜意识里所有发言人都把战胜敌人和有勇有谋联系在了一起,因而他们的自我夸耀中一次一次地出现“圣人波特”。




  “在去上课的路上,我伸脚把波特勾了一下,他趔趄了一下居然没有摔倒,我猜是他太矮了因而平衡力出奇的好。”一个斯莱特林学生开始了他的自我夸耀,“然后我向他表示了真挚的道歉,你们猜然后发生了什么?”




  “发生了什么?”人群配合地发问。




  “哈利波特傻到了家,他毫不怀疑我的话,并安慰着我不必自责。”讲述者夸张地挥舞着手臂,听的人都大笑了起来。




  “你的把戏只顾及到了个人娱乐,而且波特不知情,这意味着他没受到伤害。不如听听我的事迹?在斯内普的魔药课上,我趁着救世主不注意往他的锅里扔了一只毛毛虫,他的锅瞬间炸了,格兰芬多因此被扣了二十分。”另一个斯莱特林学生露出得意的笑容,“承认吧,我的勇气和智谋都超过了你,毕竟这可是斯内普的魔药课,而且——因为波特整个格兰芬多学院遭了殃。”




  德拉科听着他的同学们各种各样的经历,并时不时附和众人发出嘲笑声。可他感到内心有些异样的感受,不可否认这些个人经历都十分精彩。通过他们活灵活现的描述,救世主窘困滑稽的样子呼之欲出,但他就是无法和其余人一样真正地畅怀大笑。德拉科的理智告诉他这很好笑,他机智的同学们都让救世主出尽洋相,而救世主甚至毫不知情。但感性上说,其他人炫耀的每一段经历都会让他的情绪没有缘由地更低沉一点。




  【2】




  “到你了,德拉科。”他被点名时正走着神。他眨了眨眼发现满屋的人都在目不转睛地望着他。




  他对这种目光再熟悉不过,好奇、期许和一点点以他为傲。德拉科经常在卢修斯脸上看到这种表情。他有些心烦意乱地把领带扯松了一些,它们锁在他的脖子上显得意外的紧,他的动作引得其余人越发专注地观察他的一举一动。




  “好吧,关于‘圣人波特’。”德拉科念到那个名字时发出的爆破音让一些斯莱特林学生们嗤嗤笑起来,他们脸上已经露出赞许的神色。




  “你们都在谈论曾做过的事。在我看来这没什么好炫耀的,因为——你们是在什么时候做出这些事的?一年级?二年级?”德拉科放下翘着的腿,他坐直身子抬起手以地面为参考比了个高度,“那时我们的救世主差不多这么高。”




  他们不可抑制地发出大笑,有人吹了口哨为此犀利的讽刺喝彩。




  “我们不能用过去的事证明现在的自己有勇有谋。”收到鼓励的德拉科找到了自信,他的演说越发有条理起来,“我们应该展望未来。”




  “真漂亮的说辞。”潘西打断了他,“你不把自己的经历拿来说只是因为你患了‘恐波特’症,你和他的交集没有什么值得说的。显然这会导致你输掉比赛,因而你才号召大家朝前看。”




  德拉科的脸色微微泛白,他感到刚才压抑的郁闷情绪全部转化成了愤怒,他深吸口气调整了一下无视了潘西,然后侧过脸看向众人:“这由你们决定,过去——”




  他掏出金加隆放到桌面上,故意顿了一顿:“还是未来?”




  有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人说话,说实话德拉科有点忐忑,在他的预期里他那群充满野心的斯莱特林学生们会齐声高呼后者,但事实证明他的想法有些过于浪漫。他恍然斯莱特林的特质不止一种,除了满怀雄心壮志外还有见好就收的精明。




  “未来,我被你说服了。”好在布雷斯率先发了声,跟了他一票。




  第一个人的站队尤其重要,起着引导全员的效果,紧接着高尔和克拉布都加入了支持他的队伍,剩余的人也没有异议地耸肩。




  “即使你说的有道理,但不能证明你赢了德拉科。新的评判标准,就需要新的游戏。”




  他的心跳刚恢复平稳的速度,又因潘西的话剧烈跳动起来。




  他在心里咒骂潘西唯恐天下不乱,脸上展露的却是一副再平静不过的表情:“当然。”




  【3】




  哈利刚刚度过了相当糟糕的一天。




  他坐在餐桌上心不在焉地吃着晚餐,眉毛不可抑制地皱着。斯莱特林的人要么都疯了,要么在开什么恶劣的玩笑,他觉得后者的可能性大一些。




  今天一早德里安就趁他不注意时拽掉了他的领带,没说一句话撒腿就跑,然后又在下午把他的领带还了回来,没给任何解释就匆匆离开。魔药课的时候潘西突然转过头二话不说拿走了他的眼镜,他的世界顿时陷入一片模糊,出于本能哈利叫了一声,潘西立马把眼镜架回原位。斯内普在这时转过身并停止了授课,他如往常一般嘴里吐出难听的字句讽刺了他一顿,并扣掉了格兰芬多的分;就在他往长廊赶的时候,高尔和克拉布突然从他身后窜出来,他们一人揪掉了一根他的头发,然后摇摇晃晃地往前跑,留哈利目瞪口呆地站在原地捂着头。




  “伙计,你还好吗?”罗恩啃着鸡腿,好奇地观察他的神色。




  “我很好。”他闷闷地回答,眼神向斯莱特林长桌那瞥了瞥,“但我不觉得他们很好。”




  “我从不觉得可以用‘好’来形容他们。”罗恩误解了他的意思。




  “不,我是说他们的脑子出了点问题。”哈利摇着头喃喃自语,“之前我以为出问题的只是他们的道德标准。”




  “别管他们。”罗恩大笑起来,“让我们回休息室下一把巫师棋。”




  “好主意。”哈利因此露出了一个小小的微笑,他的心情变好了一点点。




  就在这时布雷斯突然从斯莱特林长桌站起,朝他们走过来,罗恩停止了啃鸡腿,哈利则放下了餐叉,他的手探向口袋的魔杖。




  “嘿哈利。”布雷斯的手肘撑在餐桌上,他的身子微微前倾,“介意借我用一下你的魔杖吗?”




  “什么?”哈利不可抑制地睁大了眼睛,他的表情却柔和下来,这群斯莱特林学生虽然都表现得有点不正常,但扎比尼至少还懂得礼貌地开口提出要求。




  “我把魔杖忘在了地窖,但不巧刚才打翻了南瓜汁。”布雷斯一脸无辜地耸耸肩,“所以,可以把你的魔杖给我吗?”




  “呃——”这一定是斯莱特林学生们的把戏,他们想看我出尽洋相。布雷斯当然在撒谎,或许关于打翻南瓜汁那部分是真的,但他有那么多斯莱特林同学,为什么要穿过那么长一段距离到格兰芬多桌找我借?




  “如果你不愿意的话也没关系的。”布雷斯显得有些失望,他轻轻叹了一口气站直身子准备离开。




  “等等。”哈利站起身抓住了布雷斯的胳膊,他犹豫了一下还是从口袋里掏出魔杖并把它塞进布雷斯手里。




  布雷斯的眼里立马闪现出快乐的亮光,他如获至宝般亲吻了一下哈利的魔杖然后咧嘴笑了笑:“只需要一下下,晚餐后我会把它完好无损地还回来的。”




  “刚才那是什么?为什么扎比尼要亲你的魔杖?”罗恩露出一个惊奇而厌恶的表情,他有些遗憾赫敏待在图书馆因而错过了如此精彩的一幕。




  “又一个精神失常的人。”哈利摇摇头低头继续吃饭,尽管他毫无食欲。




  【4】




  他们聚在一起汇报自己达成的成就。




  “我抢到了波特的领带。”




  “我拿到了他的眼镜,和属于格兰芬多学院的五分。”潘西不屑地努努嘴。




  高尔和克拉布分别从口袋里拿出了哈利波特的头发,他们小心翼翼地抓着它朝其他人晃了晃。




  “真有创意。这些头发,它们分开的时候并不是很乱。”潘西哈哈大笑。




  “你们揪了哈利波特的头发?”德里安发出夸张地笑声,“我敢说波特一定一脸困惑。”




  “对。”高尔和克拉布一起咯咯傻笑起来。




  “女士们先生们,抢一件属于哈利波特的东西都需要勇气,毫无疑问你们都做到了。”布雷斯半真半假地叹息,“而谋略?不敢恭维。”




  “嘿,你走到哈利波特面前低声下气地请求他把魔杖借给你,你把这叫做谋略?”潘西不满地反驳,“而且——你那谄媚的样子一点勇气也没有。要我说你是头号输家。”




  “我走到哈利波特面前低声下气地请求他把魔杖给我,是的,我承认我的确是这么做的,但这比你们所有人做的事更需要勇气——我冒着随时被他施恶咒的危险。”布雷斯为自己辩护,“我让一个格兰芬多放下警惕,把自己的魔杖交给我,你能说这不是谋略吗?”




  “换一个人试试?你能成功只因为破特蠢得可怜!”德拉科突然大叫,这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包括他自己。




  “而我们的赌约就是‘谁能有勇有谋地从哈利波特那拿走最珍贵的东西’不是吗?我们昨天把救世主挑做人选时你并没有反对。”布雷斯有些吃惊地皱着眉,“你不能用波特的愚蠢来证明我没有谋略。”




  “你知道你没必要那么激动德拉科。”潘西小心翼翼地把手搭在他肩上,“这只是个游戏。”




  “别碰我!”德拉科往后闪躲了一下,他注意到潘西有些受伤的神色后有些内疚地放柔了声音,“抱歉潘西,但我需要一些空间想出一个更好的法子。”




  他的理智慢慢回归,德拉科抬手按了按鼻梁:“布雷斯是个混蛋,但我认为他确实赢了。”




  布雷斯皱着的眉松开了,他愉悦地笑起来:“公正的裁决。”




  “他赢了。”德拉科停了停,他慢悠悠地补上一句,“目前为止。”




  【5】




  哈利在往格兰芬多塔楼走时听到了马尔福在叫他,他翻了个白眼当做没听到,继续往前走。




  在他意料之外的是马尔福追了上来。




  “滚开马尔福!”哈利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时有些紧张地站住,他抽出魔杖猛地转过身对准来人,“别烦我!”




  “这真是不公平。”德拉科抬高了手,示意自己手上没有魔杖。




  哈利怀疑地打量着德拉科,他眯了眯眼:“什么不公平?”




  “我的同学们纷纷从你那抢了东西,你并没有向他们施咒,为什么唯独拿魔杖指着我?”




  “……”哈利张张嘴又合上,他已经不像刚才那么紧张了,毕竟马尔福的跟班高尔和克拉布没出现。




  等等,这不对,这使这件事越发离奇。马尔福从没在缺乏跟班的情况下挑衅他,马尔福一定有着什么更阴暗的计划所以才支开了高尔和克拉布。




  “放下你的魔杖,波特。”德拉科轻声命令他,“拿它指人是不礼貌的。”




  哈利迟疑了一下还是把魔杖放回了口袋,他微微昂起头绷紧了下巴:“在布雷斯跟我借魔杖后,什么事看起来都不奇怪了。梅林!你们在玩什么游戏吗?赌谁能让我更吃惊一点吗?”




  “我们没有。”德拉科含糊其辞,某种程度上说他并没有撒谎,他们确实没有以这个为赌约。




  “当然,我相信所有的斯莱特林学生只是碰巧在同一天心血来潮地拿我的东西。”哈利讥讽道。




  “以防你忘了波特,我是今天来的。”德拉科话一出口就意识到这是句不怎么样的辩词,他决定完善它,“而且我也没跟你拿东西。”




  “目前为止。”哈利目不转睛地盯着他,这让德拉科有些紧张。




  梅林,他突然发现波特的眼睛不是和蛤蟆一样绿,它们比蛤蟆还绿。




  “对,目前为止。”德拉科喉咙动了动,他无意识地附和着。




  “介意告诉我你到底有什么事吗马尔福?”哈利抱着臂皱着眉看他,“我还有一堆魔药学作业要写。”




  “啊,魔药。”德拉科猛地回过神,他灵机一动打开了书包,掏出本子递了过去,“这是魔药学的笔记,我的意思是,如果你需要的话——”




  “你想让我相信你会好心地把魔药笔记借给我。”哈利神色复杂地看着他,“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对吧?”




  “第一,我没有好心地把它给你,是你自己说的。”德拉科有些生气,尽管他确实不怀好意也没有什么生气的道理,但他依旧生气,“第二,我没有要求你相信我会好心地把一本笔记给你。”




  哈利被这段话绕得有点晕,他整理了一下思绪:“那——我为什么要接受?”




  “因为你的魔药水平糟糕透顶,而这本魔药学笔记的主人碰巧是个天才。”




  哈利忍不住笑起来:“你敢在斯内普面前说这话吗?”




  德拉科也露出一个小小的微笑,他叹息着承认:“不敢。”




  哈利笑得更开心了,他纠结了一下后还是伸手把马尔福手里的笔记接了过来:“你不打算告诉我原因对吧?你们斯莱特林学院做事一向偷偷摸摸神神秘秘的。”




  “别妄自猜测疤头。”德拉科哼了一声,他扯出一个假笑,“猜了也白猜。”




  “我才懒得猜雪貂。”哈利不甘示弱地回敬,小心地拿着德拉科的书往回走。




  他没有回头,因而他没看见那双注视他的眼睛里闪现的光芒,它们亮晶晶的,堪比星辰。




  【6】




  那天晚上高尔和克拉布没能抄到德拉科的笔记,德拉科的回答是他把笔记本借给了哈利波特。于是他们大笑一阵,一如既往地为马尔福少爷的幽默惊叹,一直到笑声殆尽德拉科依旧没有拿出他的笔记本,高尔和克拉布才意识到哪里出了点问题。他们有些不知所措地面面相觑,尴尬地搓着自己的手。




  “找别人借去,我告诉你们了,我把它借给波特了。”




  这时他们才惊恐地睁大眼睛,盯着德拉科看:“是哈利•波特那个波特吗?”




  “霍格沃茨还有别的波特吗?”德拉科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可是德拉科……”克拉布结结巴巴地开口,“规则是从波特那拿东西,不是让他从我们这拿。”




  “从我这拿,我没有把你们的笔记给他对吗?虽然你们的和我的一模一样。”德拉科耸耸肩,“谢谢提醒克拉布,但我知道游戏规则。这只是一种战术,爸爸说过如果想要取得什么东西,要先学会舍弃。”




  “哇噢。”他们恍然大悟地发出惊叹声。




  “看着吧,我会是最后的赢家。”德拉科微微扬了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比你们所有人拿到的东西都更加珍贵,让你们输得心服口服。”




  【7】




  哈利把马尔福的魔药笔记本展现给其余人看时,所有格兰芬多学生的一致反应是拽着他远离那本书。




  “小心点伙计,这上面可能施了恶咒!”罗恩拉着他往后,“这来自一个马尔福!”




  “我们最好仔细地多检查几遍。”赫敏警惕地挥了挥魔杖,她拧着眉脸上有些不悦,“如果马尔福把邪恶的魔法加在书里,那也太过分了。”




  “你去看看。”乔治把弗雷德往前推了推,“你总想当个骑士。”




  “为您效劳,哈利女王。”弗雷德夸张地行了个礼,然后小心翼翼地走上前用魔杖挑开书页。




  他们屏气凝神目不转睛地看着马尔福的魔药笔记本,什么也没有发生。




  “啊!!!!”弗雷德突然大叫一声,这是很有传染力的叫声,乔治紧跟着大叫起来,整个休息室顿时乱作一团,学生们的尖叫此起彼伏,有几个低年级的还被吓得血色全无。




  哈利是第一个反应过来这是恶作剧的人,他略微无奈地摇摇头,掠过两个笑得前仰后合的双胞胎走到书桌前,把那本魔药书拿了起来:“没事的,这只是本魔药书。”




  “一本德拉科•马尔福的魔药书。”回过神的罗恩瞪了一眼他的哥哥们,他又重新加回了讨论。




  “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会更小心点的。”赫敏盯着那本书眼睛眨也不眨。




  “马尔福一定在计划着什么,对此我毫不怀疑。”哈利毫不在意地耸耸肩,“重点在于,我不在乎他在盘算着什么,我不怕他。既然他乐于分享他的魔药学笔记,我有什么理由不拿呢?”




  “说得有些道理。”赫敏思考了一会儿表示了支持,“书是无辜的。或许你真的可以好好利用它,让斯内普别在魔药课上把我们的分扣光。”




  “噢赫敏。”哈利微微红了脸,一半是因为愠怒一半是因为惭愧。




  【8】




  哈利又在长廊上遇到了马尔福和他的斯莱特林跟班,哈利机械地伸手探向口袋的魔杖,马尔福却只是朝他微笑着点了下头当做打招呼,然后就掠过他走进了教室。哈利松开了手中的魔杖,他疑惑地看着马尔福的背影,不明白这突如其来的转变究竟因何而起。




  没有辛辣的讽刺,没有刁钻的话语,这一定是个假的马尔福。哈利突然感到一丝惶恐,如果他的这个假设是真的——出于某些原因马尔福被某些邪恶人士调了包。




  德拉科•马尔福虽然不能算上是一个魔药天才,但他在魔药上的造诣确实高,哈利在昨晚稍稍看了马尔福的笔记,明白了许多困扰他很久的问题。更为幸运的是,他竟成功地在课堂上调制出了魔药,从色泽到气味都达到了斯内普的要求,这使后者的脸色更为阴沉——他扣不到格兰芬多的分了。




  哈利在下课后站到门口,他在马尔福走出教室时把他拦了下来:“马尔福。”




  跟在马尔福身后的潘西和布雷斯对视一眼,同时好奇得挑起了眉,饶有兴趣地围观。显然马尔福有着不同的想法,他无视了自己的好友而是朝哈利低声道:“换个地方。”




  说完他就挎着书包走在前边,也没问哈利的意见便匆匆离开,哈利稍一犹豫还是跟了上去。




  “我开始佩服德拉科了。”潘西假假地叹息,“他玩个游戏都能如此艺术。”




  “可不是!把救世主掌控成这样。”布雷斯连声附和,“我越发好奇他能拿走波特的什么?你觉得哈利波特那最珍贵的是什么?”




  “我怎么知道,反正以德拉科玩的架势来看,他的目标可不仅仅是一根魔杖。”潘西露出一个微笑,继而又沉下脸,“我只是有些担心,游戏结束后他打算怎么收拾这场闹剧。”




  【9】




  “你想和我说什么,波特?”德拉科终于停了下来,他靠在扶栏上转过身看向哈利。




  “呃——”哈利飞快地从书包里掏出德拉科的魔药笔记并把它递了过去,“你的笔记。”




  “噢。”德拉科接过了他的笔记本,然后屏着呼吸等待。他细细地观察着波特脸上表情的变化,这挺有趣的,看得出来波特十分纠结于是否开口说话,德拉科很好奇波特会说什么,他暗暗期许波特会开口,因为这能满足他的好奇心。




  而救世主没有让他失望,波特深呼口气还是微张嘴唇吐出两个字:“谢谢。”




  只是神奇的两个字,德拉科仿佛被魔法击中一样,他的思绪不可抑制地朝过往回溯。他的眼前过了一幅又一幅画面,从摩金夫人的长跑店,到绿草如茵的球场,到阴森可怖的禁林,到略显空荡的长廊,再到塞满草药的教室……每一副画面里都有来自不同学院的两个学生,他们针锋相对,吵得面红耳赤互不相让。




  而时光就这样悄悄从他们身边溜过,属于小孩的圆润脸蛋逐渐被更为线条分明的脸颊取代,他们都长大了。




  德拉科感到有些恍惚,他沉浸在自己的思维里,直到被波特扯了扯巫师袍。对方的眼神里有着不解和一点点担忧:“你还好吗?”




  德拉科感到自己的喉咙紧了紧,他闭上眼捏紧了口袋里的那张纸,上面写着关于哈利波特的秘密,第一条就是:利用哈利波特的信任可以击败他。那是德拉科早在一年级结束是就得出的结论,现在他四年级了,到了付诸实践的时候。




  但他应该这么做吗?哈利波特现在就这样毫无戒备地站在他面前。命运总是无常,在他好声好气地邀请救世主成为他的朋友时被对方远远地推开,频繁地挑衅依旧无法引对方的目光驻留,但现在因为一本魔药笔记,或者更确切的说因为一个滑稽可笑的赌约,他得到了跟哈利波特握手言和的机会。不,朋友是不够的,德拉科受不了和救世主的追捧者一样整天甜言蜜语地称赞波特,这种相处模式太虚假而平庸了。或许他可以趁此机会把波特追到手——




  他被这个不知从哪来的想法吓得倒抽口凉气,他猛地睁开眼,却发现波特没在看他,德拉科顺着波特的视线微微侧脸,用眼角的余光看到了一群斯莱特林同伴,他们十分准时地出现在天文台等候他的表演,这意味着他没有退路了,这已不再关乎那个该死的赌约,这时候退缩会让他在他们面前抬不起头。




  德拉科颤抖地抬着手轻捏住哈利的下巴,把他的头转过来:“波特,对你来说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




  “什么?”哈利看着德拉科,他困惑极了,但他的视线没有再转开,也没有抬手打掉德拉科的手。




  “对你而言,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是生命吗?”德拉科期许他得到肯定的回答,这样他就有理由直接放弃这场游戏,毕竟谋杀救世主是不可能的。




  “多古怪的问题。”哈利喃喃着,他思考了一下然后摇摇头,“呃,不,生命对任何人来说都很重要,但对我来说它不是最重要的。”




  “那是什么?”德拉科小小声地问着,带着一点哀求的语调。




  “我不知道,这个问题太抽象了。”哈利拧了拧眉,他摇摇头,“你不能不给我一点思考的时间就问出这么奇怪的问题,我一点头绪也没有。不如你先谈谈你的?对于你来说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是生命吗?”




  如果是一天前,德拉科会不假思索地点头,但现在他不再那么确定,望着波特的眼睛他好像有了新的答案。




  “我需要你先发个誓,你得先发誓不会用魔杖诅咒我。”




  哈利露出惊讶的神色,然后点了点头:“好吧,我发誓。现在你能告诉我你的答——”




  他的最后一个字没能成功说出,德拉科用吻封住了它。




  【10】




  回到地窖后的斯莱特林学生们老老实实地掏钱,德拉科是当之无愧的赢家。




  “波特亲起来是什么样的?他熟练吗?”潘西挤在德拉科旁边的位置上,她丝毫没有输了钱的沮丧。




  “一点也不。”德拉科摇摇头,他的表情十分复杂。




  “虽然你刚证明了自己是斯莱特林学院最有勇有谋的人——”潘西谨慎地挑选着用词,“可你这样子有点呆,德拉科。”




  “帕金森!”德拉科叫起来。




  “有点可爱,行了吧?”她举着手表示妥协,“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跟我们的救世主先生解释清楚,还是假装什么也没发生?”




  “我认为不管怎么选波特都会比以前更恨我。”德拉科微微垂下眼睑,他开始后悔为什么参加了这个无聊而幼稚的游戏。




  “至少他发了誓不会朝你扔恶咒,你会告诉我们的傻宝宝波特这是个游戏吗?”潘西吊起眉。




  “我想他已经知道了。”




  他们大吃一惊,转过头看见了站在门口的哈利波特,他刚掀掉了盖在身上的隐形衣。




  “马尔福,我一直在猜测着你这么做的目的,你从不做没有回报的事对吗?”哈利以眼神示意那堆摆在德拉科面前的金加隆,他露出一个让德拉科觉得毛骨悚然的微笑,“好吧,恭喜你成为斯莱特林学院——那头衔是什么来着?最有勇有谋的人?梅林,我甚至不知道怎么评价这件事。我发了誓不会朝你扔恶咒,但从明天开始,如果你再在我面前晃来晃去或者玩什么别的游戏,我会把你打到卢修斯都不认识。”




  【11】




  出于好奇德拉科挺想测试一下哈利波特的理论,如果他被打得鼻青脸肿卢修斯会不会真的认不出他。但哈利并不给他机会验证,不管德拉科如何围追堵截乞求一次谈话的机会,哈利只是目不斜视地往前走。




  就好像他看不到他一样。




  德拉科深恶痛绝这种被波特无视的感觉,但他清楚自己并没有理由谴责波特,这是他自作自受。




  德拉科开始失眠,他一闭上眼满脑子就是哈利掀开隐形衣朝他露出那丝冷笑的场景。而他只能装作什么也没发生地继续着生活,直到在斯内普的魔药课上他走神走得太厉害然后把一只毛毛虫扔进了坩锅,溶液呈现出诡异的颜色,并在瞬间沸腾溅起。




  他的教父脸上露出了少有的惊讶,斯内普蹙着眉挥了挥手:“或许你需要好好休息,德拉科。”




  顿时所有学生的视线都集中到他身上,所有除了波特的学生。




  波特依旧倔强地挺直脊梁配制着自己的魔药,仿佛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德拉科感到自己的胃一点一点地往下沉,这不是一个赢家应有的感受,明明他才是那个把波特耍了的人,他不明白这种内疚混杂着不甘愿的情感如何控制,自己又在期许什么,德拉科觉得自己的精神快衰竭了。




  他再也忍不下去了,这件事必须有个终结。他终于等到了下课,他推开了那些前来关切他的斯莱特林学生们,飞快地走出门口在长廊上拦住了哈利波特。和前几天一样,哈利依旧没有理他,只是绕开他往前走。




  “你再迈一步试试波特!”他一把拎过对方的领带把哈利往上提,沉积许久的情绪在瞬间之内爆发了出来,德拉科感到他的身体在发热,他的气息变得不稳起来。




  “马尔福,又是什么新的游戏?‘谁是能把哈利波特拎得最高的人’?”哈利露出疲惫的表情,他轻轻抬手想把德拉科的手拨开,“祝你取得胜利。但我真的没有时间,为什么你们不能换个人当打赌对象呢?”




  如果这时候他松手,一切都完了,因而德拉科执拗地拽着波特的领带不肯松开,他嗓音有些颤抖地开口:“听我说完一句话波特,说完我就走。”




  哈利停止了挣扎的手,他叹了口气:“松开我的领带然后说完你该说的话。”




  德拉科松了松他的手,但依旧没有完全放开,他依旧有些害怕波特会突然反悔:“那天在天文台,我没回答你的问题——对我来说什么是最重要的东西。”




  他小心翼翼地观察波特的表情,可惜并不能判断后者在想什么。他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了坦白:“是你波特,别问我为什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或许你对所有巫师界都是最重要的而我只是巫师界中的一员。至于那个游戏去他的游戏我很抱歉波特我很后悔参加了它但我压根没把它当成游戏。”




  “慢点慢点马尔福,你说得太快了我听不清你在说什么。”哈利微微拧着眉,德拉科知道这种弧度彰显的是困惑而不是不悦。




  他垂下头脸颊微微泛红,有些不确信自己是否能够放慢语速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他还在纠结时突然听到哈利波特的一声轻笑,德拉科下意识抬头看向波特,救世主的皱着的眉已经全然松开,此刻正弯弯向下。




  德拉科感到他的世界静止了几秒,然后他嘟囔着掩饰着自己的尴尬:“有什么好笑的吗?”




  哈利依旧微笑着,但他摇了摇头很是仁慈地放过了讥讽德拉科的机会:“我想,我也欠你一个答案。”




  德拉科不是很想听。无论是金妮•韦斯莱还是秋•张,又或者哪个他闻所未闻的名字从波特嘴里吐出来,德拉科都会开始一轮新的失眠。




  “或许是爱?”哈利不是很确信地回答了这个问题,又像是在询问自己,然后他确定了下来,“我想是爱。”




  “真是圣人的回答。”德拉科干巴巴地评价,他十分成功地掩饰住了自己的愉悦。




  “因此——严格来说你还不是游戏的赢家马尔福。”哈利眨眨眼,“你没拿到我最珍贵的东西。”




  “我暂时没拿到。”德拉科回以一个带着一点点狡黠的笑,“而来日方长不是吗?”




  哈利凝视着他看了一会儿,然后他微笑着附和:“来日方长。”




  


…………………………The End………………



转载自:Typewriter
   
评论
热度(572)
楼诚 00Q 红兴 锤基 Thilbo
沉潜厚积,等待时机,准备写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