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向

牙牙:

卢卡小哥x郑开司 ^q^

       “大虾米……”郑开司的脑袋抵着玻璃,拳头无力地张开了。他想这是徒劳的,与其让已经打着绷带的手再次因受伤而流血,他不如想想别的办法。

       别的,实际而有效的办法。他再次握紧拳头,靠别人不如靠自己。他知道自己含着眼泪,因此他低着头狠狠地吸了吸鼻子,让玻璃外的人看不到自己这副软弱的样子,即使自己已经够狼狈的了。

       郑开司是一个爱掉眼泪的人,可他从不在他人面前展现这一面。他知道,从八岁那年开始,他就失去了向别人展示软弱的资格。为了保护自己,他理当成长为一只动物,一头野兽。

       可他变成了一个小丑。他脑子有问题,可他开心极了。

       郑开司用缠着脏兮兮绷带的手擦干了眼泪。他不能被困在这里。小丑不能被困在这样小的一方天地。

       他察觉到刀疤脸话语中的漏洞。他从小聪明到大的脑袋开始了严密地推理。

       带血的纱布……三颗星的价值……一袋美元……更有价值的东西……厌氧菌……无氧区域的形成……

       他明白了。刀疤男背上那块纱布里绝对有更值钱的东西。那些东西的价值远远抵过三颗星星。

       郑开司转过身决定利用一场看似无意义的打斗来获取这个东西。他正准备行动时听到耳机里传来了机械的翻译电子音。

       “我要赎他。对,就是这个皮肤最白的。”

       熟悉的带着口音的英语从玻璃窗外传来。那个男人,那个被他耍了三颗星的意大利男人勾着嘴唇看着他。

       他突然觉得自己赤裸无比。事实也确实如此。男人看着他,从脸到赤裸白皙的胸膛再是纤细的脚踝和透着水红的脚趾,脸上依旧带着他看不懂的笑意。

       他聪明无比的脑子如今却仿佛糊满了浆糊。他的眼神和这些亡命赌徒完全不同,里面还带着懵懂和天真。他的皮肤因为羞耻蒙了一层浅粉,他的鼻头因为掉眼泪而泛着红,表情甚至因为可怜兮兮的伤口而显得动人。

       郑开司不知道这些,他也不必知道。因为这些足够取悦玻璃外的那个男人,也足够让他用价值巨额的三颗星来赎他的命和人。带爪的豹猫也有他的可爱之处。

       郑开司不知道那个男人哪来的三颗星,他明明记得那个男人的星只够保他自己的命。他要开口问,但他闭上了嘴,拽下了都是杂音的同传翻译耳机。哪有这么多的问题,至少他能从这条船上下去。

       男人冲他笑了笑,两根骨节漂亮的手指在喉咙处比划了几下。

       “Vai all'Inferno con me.”
      [和我一起下地狱吧。]

       郑开司错过了这句话,但不久后,他总会理解的。




没有后续


意大利小哥的名字终于知道了 感谢某位小天使!


求求各位太太品一品磕一磕这个cp吧!!
暴风哭泣!冷圈不能只有我一个!!

转载自:牙牙  
   
评论
热度(261)
楼诚 00Q 红兴 锤基 Thilbo
沉潜厚积,等待时机,准备写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