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特律:变人】家政型康纳和夜总会款康纳(汉康)

Alpharodite:

【担心】


 


康纳受伤回赛博来福维修只是三天而已。汉克一点也不担心,也就给赛博来福打了二十几个电话。“您的RK-800仍在维修中。”仿生人接线员耐心表示,“我们保证第一时间发货。”


 


“那不是‘我的’,那是DPD的。”汉克咒道,“快点让他回来,局里还要靠他查案子。”


 


【失眠】


 


双休日康纳还是没有回来。汉克当然不会为此失眠,他听见门铃立刻就从床上跳起来完全是巧合。


 


【放松】


 


“康纳,你他妈去哪了。”汉克看见那张熟悉的脸松了口气,一脸嫌弃地加了好感。


 


【古怪】


 


汉克刚打算上去拥抱他一下,突然觉得康纳的神态有点陌生。


 


“你穿的这是什么玩意?”


 


“是制服。”明明是同样的声音,给人的感觉却完全不同。“早上好,安德森先生,我是赛博来福派来的机器人。”


 


汉克皱起眉头,拉开距离打量他。“你不是康纳。你是谁?”


 


“康纳”的头发一丝不苟往后梳好,没有一缕漏网之鱼。他的脸就像一块冰凉的屏幕,只有眼睛偶尔眨一下说明它仍在运行。他穿着一件绿白相间的夹克,看起来像是一件行走的可回收垃圾。他的胸口名牌写的不是RK-800。


 


“我是RK-H800家政保姆型机器人。我的名字由您决定,您当然可以叫我康纳。”RK-H800的发音没有那种恼人的用力,反而温和柔软。


 


“你才不是康纳。”汉克发出厌恶的声音就要把门关上,似乎光是听见它说出康纳的名字都是一件闹心的事。他在内心咒骂赛博来福这个不靠谱的公司居然会发错货。“帮我个忙,坐的士回去把你自己退掉。”


 


【变故】


 


RK-H800突然闪起黄灯,他的眼神一瞬间似乎活过来了,几乎有些着急地挡住了门,“求您不要把我退掉。康纳能做到的我都能做到,康纳记得的我都记得。”紧接着他似乎意识到自己举止不恰当,又收回了手。“RK-H800是RK-800的扩展型号,由于原型机是警用型机器人,扩展型号也都有警用功能。除此之外,赛博来福为我拷贝了51号机的所有记忆。”


 


【惊讶】


 


汉克为这一变故愣神时,RK-H800灵活地从门缝里钻了进来。


 


“嘿!你以为你是谁?”


 


汉克打算给他一点颜色看看,但他走得没他快。RK-H800蛇皮走位在房间内四处乱转接收一切信息,蓝灯不停地闪烁。最后走到窗台边,拿起那盆日本枫树盆栽。


 


“给我放下来!”


 


当仿生人变白的手碰到植物干瘠的枝干时,它重新充实饱满起来。它摇摇欲坠的灰烬一般的叶子恢复了火一样的鲜艳。


 


“哇哦。”汉克见此情景惊讶地放慢了脚步,也忘记要打人的事情了。“你还挺有两下子。”


 


【情绪】


 


汉克看向RK-H800的脸。他分明看见RK-H800眼睛里的欣慰在嘴角漾开成一个微不可见的笑容,但看向他时又毫无痕迹地熄灭了。


 


“这是我应该做的。”RK-H800平和但无情绪地回答他。


 


【投诉】


 


“我为我们发错货的过失向您致以最诚挚的歉意。信息刚刚被核实,RK-800仍在维修中。作为补偿,在此期间您可以临时使用RK-H800,我们不收取任何费用。”


 


【冷淡】


 


汉克不再赶他回去,但也不想理RK-H800。他把自己的房门锁起来。


 


【区别】


 


翻倒的酒瓶和椅子,落在地上的毛巾和狗绳……康纳经过无数次都只是跨过去,毕竟他是个警用型,潜意识有种保护犯罪现场的自觉。而RK-H800低头看了一会,终于能够蹲下身收拾整齐。


 


【观察】


 


RK-H800抱着从房屋各处收集来的脏衣服走到洗手间,看见镜子上贴的纸条。一些和记忆库吻合:“剃胡子还是不剃”“保持微笑”“今天会超棒的”,一些有所区别:“我不是不喜欢,我只是脾气不好”“对友好一点”“别叫他塑料货”。 


 


【温暖】


 


翌日下午汉克饿醒打开房门,看见门前摆了一盘香气四溢的意面。


 


他恍惚了一下。妻儿离开后,他就没吃过家里做的食物了。


 


和商店买的速冻食物不一样,不是塑料味的,而是新鲜清香的;不是干涩的,而是多汁的。和摆久了的快餐也不一样,不是坚硬的,而是柔软的;不是冰凉的,而是温暖的。


 


【中立】


 


他听见RK-H800仍在忙碌。


 


他往外走,为房屋多年没有过的整洁所惊讶。


 


所有快餐盒和食物残渣都已清理,所有的碗碟都已洗干净,地毯上的酒渍已经去除,苏摩的狗粮不再撒得满地都是,甚至冰箱上坏了几百年的碎冰机也能用了。


 


“下午好,安德森先生。”RK-H800抬头向他致意。


 


他正蹲着撸狗。苏摩乖巧得就像一只小猫咪,这令人失望的蠢狗总是胳膊肘往外拐。


 


汉克仍然没有和RK-H800说话。


 


但晚上他再回房间的时候,在门锁上的手迟疑了一会,最终没有转动。


 


 


【唤醒】


 


“安德森先生,有新案子,该起床了。”


 


“安德森先生。”


 


“安德森先生!”


 


被一个响亮的耳光唤醒的时候,汉克觉得自己做了个愚蠢的决定。


 


“他妈的从我家里滚出去!”


 


汉克想拽着RK-H800的衣领把他提起来砌进墙里,但宿醉的眩晕令他全身无力。


 


“我很抱歉,安德森先生,记忆库显示这是最有效率的方法。”RK-H800温和地说。


 


【时间】


 


汉克捏了捏眉心,决定改日算账。


 


“现在几点了?”


 


“已经七点半了。”


 


“七点半?!你要谋杀吗?”


 


【洗澡】


 


RK-H800把摇摇晃晃的汉克在浴缸边摆好,半跪下来脱掉他的鞋子。当他试图解开他的裤链时,汉克有些清醒了,一把抓住了他冰冷的手。


 


“你他妈要干嘛?”


 


“协助您洗浴。”


 


“滚出去,我自己来。”


 


“恐怕我不能照办。您目前的状态并不足以胜任这项工作。”


 


汉克推开了他。一推就倒的RK-800系列仿生人跌坐在瓷砖上,张开嘴又合上,看了看他又垂下眼睛,居然有点委屈样子。又来了,好歹原型机是个警用型,做成这么可怜兮兮的样子干什么?汉克有些于心不忍,还是对他说话:“你的系统没有告诉你趁一个男人喝醉了扒他裤子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吗?”


 


RK-H800跪起来身体前倾,他头颅的相对位置有些微妙。但他的目光认真并且柔和:“没有关系的,安德森先生,我只是一个机器人。我是来为您服务的,您不用对一台机器不好意思。”


 


汉克想告诉他他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但他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眼看着RK-H800动作轻快地拉开他的裤链,拉着裤脚把他的裤子脱下来,叠得和服装店展台一样整齐放在水池边。


 


“请举起您的手臂,安德森先生。”


 


汉克没有配合,但他也没有力气挣扎。RK-H800连拖带拽地把他的汗衫从头上脱下来。


 


RK-H800调试的水温十分适宜,不像康纳那次心狠手辣突降暴雨令他怀疑人生。


 


RK-H800拿了海绵全神贯注地擦拭他的身体的时候,汉克一直盯着他纹路平滑的侧脸。


 


该死的仿生人,他们都长一个样。


 


就连脸上小痣的分布都一模一样。这实在太诡异了。


 


 


【剃须】


 


“您希望我闭嘴吗?”


 


“是的!”


 


“您希望我别随便出入您的房间吗?”


 


“是的!!”


 


“您希望我不要拉您去工作吗?”


 


“是的!!!”


 


“您希望我为您剃胡子吗?”


 


“是……等等!!”


 


RK-H800动作很快。汉克痛失胡子。


 


他终于意识到要想对付RK-800系列必须得控制饮酒。


 


RK-H800帮他把吹干的头发扎起来,对着镜子发呆。


 


“你在想什么?”汉克问他。


 


“我在记忆库里看见您常去的那家非法快餐车,他的老板比您只小三岁但看起来像个年轻人。”RK-H800道,“我知道发生过一些事使您的心境和面貌产生了变化,但是现在您看起来又和警官照上一样年轻了。”


 


【西装】


 


“为什么我要穿这身滑稽的衣服?参加葬礼吗?”


 


“这是您唯一一套西服,我送去干洗了。”RK-H800道,“您在镜子前贴的便利贴上写了‘今天又是美好的一天’,您希望以积极的态度面对生活,我的任务就是协助您做到这一点。既然您已经早起洗了澡刮了胡子,不如换上正装宣示新的开始。”


 


“你们这些塑料脑袋就是学不会闭嘴是吗?”汉克一把扯过衣架。“行了,我穿还不行吗。”


 


【领带】


 


汉克站在镜子面前摆弄领带。


 


“你先进车里等我。”


 


RK-H800站着不动。


 


“去呀!”


 


“您是不是忘记了打领带的方式?”RK-H800直白地指出。


 


“当然不是!”


 


两分钟后。


 


“该死的!”汉克把领带扔开,“都是因为你老盯着我!”


 


“我可以帮您。”RK-H800捡起领带向他走来。“我知道六十三种打领带的方式。”


 


【气味】


 


期间RK-H800的脸贴得很近。


 


汉克注意到什么,轻轻吸了吸鼻子。


 


“仿生人有体味什么的吗?”


 


RK-H800的手停顿了一下。“没有。”


 


“你们会喷香水之类的吗?”


 


“……不会。”


 


汉克不说话了。


 


“怎么了?”RK-H800忍不住问他。


 


“没什么。”汉克抬起下巴任由RK-H800帮他把领结理顺,闭上了眼睛。“苏摩该洗澡了。”


 


【音乐】


 


“你放的这是什么鬼玩意?”


 


“秋色蓝调,”RK-H800说,“我从康纳的记忆库得知您对爵士乐有隐蔽的喜好。”


 


“去他妈的记忆库。”汉克关掉了音乐播放器。


 


“是我在开车。”RK-H800又把音乐打开。


 


“是我的车。”汉克又关掉。


 


【崭新】


 


“你家机器人真的把你捯饬得人模人样。”富勒的惊讶几乎让汉克感到难堪,但随即他转过身去喃喃自语,声音又带上了缱绻的怀念。“天哪,我仿佛回到了三年前。”


 


【健康】


 


汉克在犯罪现场随便转了两圈。


 


“你怎么认为,康……你?”


 


RK-H800很有信心地从尸体边站起。“我已经分析出案发经过了,您想知道吗?”


 


汉克满不在乎地摊摊手。“你看穿我的心思了。”


 


RK-H800神秘兮兮地把汉克带到一个没人的角落,魔术般地变出一个便当盒。


 


“您先把这两天欠下的蔬菜吃掉我就告诉您。”


 


汉克被这个展开震惊。


 


“你们这些家政机器人都是疯子吗?!”


 


RK-H800露出精心调配的笑容。“快点决定,安德森先生,犯人要逃走了哦。”


 


僵持。


 


汉克粗暴地夺过饭盒。“……抓不到人你死定了。”


 


【决定】


 


“我不能理解您退货的决定。”RK-H800的黄灯闪得飞快,系统过载使他呼吸急促,但他仍勉力保持语气的平静。“康纳知道的我都知道,康纳做的我都能做,我的功能只比它多不比它少,我到底哪里比不上它?”


 


“并不是你的能力比他多你就比他优越。”汉克告诉他,“我和他一起经历了那些。是他做出了那些选择,而你只是知道。”


 


【重发】


 


“安德森先生,我们无法与您取得联系,所以留下了这条语音消息。RK-H800的退货已受理,很抱歉这段时间给您带来的不变。您的RK-800已经出厂,大约于今天早晨到位。”


 


【麻烦】


 


汉克的人生三大错觉之一:今天可以睡一个好觉了。


 


他觉得自己要是不开门,康纳会按着门铃直到世界尽头。


 


【穿着】


 


“康纳!你怎么穿成这样?”惊讶嫌弃之余,汉克还是把仿生人从外面拉进来。


 


是的,“康纳”只穿着伊甸园夜总会的内裤。


 


【错误】


 


“您更希望我什么都不穿吗?”


 


仿生人完全越过了康纳或者RK-H800会遵守的正常社交距离,他顺势抓住汉克的手放在自己优美的腰背曲线上一路下滑。他的声音比康纳轻柔,又比RK-H800沙哑,不必要地过多地使用气音,好像要贴着人的耳朵说悄悄话。RK-H800盯着人看时总是缺少表情,但这个仿生人的眼神却是那种微醺的深情,好像除了面前人之外再也意识不到其他东西。


 


汉克发出被恶心到的声音把他从身上拍开。“你是谁?”


 


“RK-E800伴侣型机器人为您服务。”仿生人每说一个字就往前凑一点,逼得汉克连连后退。“你想我是谁我就是谁,汉克。”


 


“别那么叫我。”


 


【退货】


 


“这里是塞博来……”


 


“操你的机器人(Fucking Android),”汉克打断电话对面,捏着RK-E800的肩脖把它转过去往门外推,“老子要退货。”


 


【引导】


 


“你可以对我做任何事,汉克。”RK-E800在被按到门上时发出一声愉快的呻吟,他拦截了汉克伸向门把的手并把它往自己裤裆里拉。“每个人都知道我是你的塑料宠物。让我做你的塑料玩具吧。”


 


“见鬼了!”汉克赶紧把手挣扎出来,手忙脚乱之下把电话挂断了。对一片沼泽急跳脚只会越发往里陷,唯一的办法是离得越远越好。


 


【工作】


 


这时电话响了,是富勒。


 


“把你的机器人带过来,有案子。”


 


“我不能,我……”


 


“现在。”


 


上司挂断了电话。


 


【得逞】


 


“把你的坏笑(smirk)收一收。”


 


“我被程序设定要保持笑容。”


 


“这只是暂时的,没人说你可以留下来。”


 


“Got it.”


 


【得体】


 


“把衣服穿起来。”


 


“我不喜欢穿衣服。我想要您抚摸我,我希望您随时随地都有接触到我的便捷。”


 


“你不穿衣服的话我是不会带你出门的。”


 


RK-E800闷闷不乐地接过衣服。


 


【纽扣】


 


换好衣服的RK-E800从房间里出来了。


 


“你的纽扣怎么回事?”


 


同样是一件白衬衫,康纳恨不得扣到最上面,而RK-E800只扣了一半,露出大片光洁的胸膛。半遮半露的效果比完全裸露还要刺激,那些欲语还休的阴影把人的视线拉向更深处。


 


“我不想扣。”


 


“你不把扣子扣好我现在立刻马上把你退掉。”


 


“为什么您希望我把身体遮蔽起来?是我的身体对您缺乏吸引力吗?”RK-E800委屈起来,眼睛像犬科动物一样亮晶晶的。“您知道,我是个性爱机器人,我存在意义的唯一度量就是我的身体能取悦我的主人,可您连看也不愿意看我,您不觉得这样对我太残忍了吗?”


 


“好好好。”汉克最受不了这一出。“你不想扣就不扣好了。”


 


 


 


【约定】


 


“先说好:案子办完了,你走人;案子办不成,你也走人。”


 


“您会发现我是使人满意的。”RK-E800语意不明地应答,一个不留神手就溜到了汉克的大腿上。他用系统精确计算的令人着迷的力道和速度地按压着大腿内侧,又把嘴唇凑到他耳边,“我没穿内裤。”


 


汉克猛地踩了刹车,把RK-E800的连人带胳膊绑进安全带里。


 


“好吧,要想我带你去犯罪现场我必须给你定两条规矩。第一,不准动手动脚。第二,不准发表色情言论。”


 


【奖励】


 


“我一般给康纳五分钟调查时间……”


 


“三分钟就够。”RK-E800信心满满地打断他。


 


汉克转过身拿手电筒照了一下他。仿生人对光照可没有瞳孔放缩反应。


 


“随便你,你这个狂妄的塑料脑袋。”汉克嘟囔着就要离开。


 


“如果我三分钟就能做到,有什么奖励?”RK-E800追问。


 


汉克停下来。“你是在和我讨价还价吗?”


 


“我想是的。”


 


汉克向他走回来。“机器人也有愿望?你想要什么?”


 


“一个吻。”


 


【分析】


 


汉克知道“康纳”是个漂亮的小伙子,但他并不是总是能意识到这一点。理由显而易见,康纳是赛博来福最新科技:气人模拟器,能在三秒钟之内抹煞一切好感,而汉克的脾气一向不好。但拥有同一张脸同样身材的RK-E800却对自己的魅力有着完全的自觉,并知道如何充分运用。 


 


“受害人不是摔死的,而是摔下去之前就被勒死了。”


 


即使分析案情RK-E800也不能安分总要往前凑,一言不合就要贴到身上来。


 


“站那说就行,”汉克及时抬手制止他,他可不要再来一次了。“再往前一步调查就此结束。”


 


RK-E800显然有些失落,但他还是顺从地站在原地分析下去。


 


“罪犯和受害人相熟。受害人回家时,罪犯就已经在他家里了。”


 


他歪着脑袋眼神流转,手指抚摸着门框,那语气绝对会让人误会有什么不良的暗示。


 


“受害人转身关门的时候,罪犯用领带从后面勒住了他,把他往里拖。”


 


他像垂死的天鹅一样仰起脆弱而修长的脖颈,受到强迫般展露他下颌到颈项一路无可挑剔的线条。他低垂着眼帘睫毛快速地小幅度颤动,缝隙里那两汪湿润的湖泊蓝得令人心颤。他甚至任人鱼肉地闭上了眼睛吞咽了一下。


 


“受害人一路挣扎,踢翻了椅子,拿马克杯扔他。”


 


他的声音带着那种烟雾缭绕的迷醉感,好像在说别的什么不健康的东西。


 


“罪犯一直把受害人拖到了阳台,扔了下去。”


 


RK-E800的工作效率很高,每一句话都是重点,但他呈现的方式却很有问题。他的说话方式总像要把人的视线引到自己的唇形多么适合亲吻,自己的舌头多么柔软灵巧上来。即使他听从指示保持了距离,但他的神态和动作还是那样不安稳,他看汉克的眼神总是好像下一秒就要跳进他的怀里。


 


“房屋周围没有罪犯离开的足迹,罪犯应该还在这里。去除墙壁厚度从外部测量的房屋总体积与内部所有房间体积加总有所出入,这幢房子应该还有一间隐蔽的阁楼。”


 


【采样】


 


黑衣人从屋顶逃走了,汉克在追赶他时碰到了他的伤口。


 


当他看见RK-E800的眼神时,他意识到自己麻烦大了。


 


“哦,不,你想都别想。”


 


“这是唯一的办法,汉克。”


 


“我可以带进局里化验。”


 


“那时候罪犯早就跑了。”


 


汉克迟疑的时候,RK-E800双手握住了他的手掌抬起来,“求你了,”他的声音居然有些难耐的燥热,他的眼睛蒙上了渴求不得的雾气,“我可以舔吗?”


 


“你向我保证了不发表色情言论。”


 


“我绝对没有发表色情言论,是你想多了。”


 


直觉告诉汉克这肯定是个陷阱。但他有什么办法?他破天荒地没有拒绝,而RK-E800替他做了决定。


 


他适合亲吻的嘴唇轻轻吻在汉克的指尖。他分开嘴唇,那灵活柔软的舌头抵着下唇。舌尖先溜出来舔了舔,突然张开嘴把那两根手指都吞了进去。抵到咽喉时他呛了一下,但他又吞了一次。


 


“嘿!!!”


 


汉克反应过来把自己的手指拽出来,在他的嘴角拖出一条晶亮的唾液。


 


“你在干嘛???”


 


那舌头包裹绞紧的感触仍然停留在他的手指上,他的指缝里还有他的唾液。此时汉克觉得和仿生人打交道一定要有一颗强大的心脏。


 


“我很抱歉,我控制不住我自己,”RK-E800无辜迷茫得让人不忍心重责,“我就是用这种方式被设计的。我满脑子都是这种事情。”


 


汉克决定原谅他。他有很多原因不能以正面对着他,虽然他知道这只是欲盖弥彰,就算他背过身去RK-E800自己也能扫描出来他的状况。


 


“算了。你检验出什么结果来了?”


 


“是AX系列的仿生人。”


 


【梦境】


 


汉克晚上是硬着躺到床上的。他梦到了康纳为他口饗交,在梦境中得到了释放。他醒来,神智朦胧中感觉到确实有人在舔他,突然意识到被窝里还有别人。他瞬间清醒坐起来,往后退了一大截直贴到床板上,打开灯掀开被子,看见衣衫半解的RK-E800。


 


“你们这些令人作呕的塑料货!我不是让你回去了吗?”


 


“您的气味有点浓重,您需要定期发泄。”RK-E800的头发乱糟糟的,由于闷在被子里无法散热鼻尖冒出汗珠,脸上还沾了不明白色液体。“我看见您卧室的地面上有‘仿生人性饗爱更棒’的杂志;我从您手指采样时检测到您有生理反应。我是来提供释放压力的途径的,您不用在我面前忍耐欲望。”


 


“伊甸俱乐部保护您的隐私,康纳不会知道的。”RK-E800向他爬过来。他的衣服本来就不能穿好,从这个角度更是什么都看到了。“您想怎么做都可以。您不用怕弄疼我,我会自体分泌润滑液。我很有经验的。”


 


【识破】


 


汉克慢慢冷静下来。


 


“你的手在发抖。”


 


“什么?”“RK-E800”愣了一下。“我不……”


 


“你不是很有经验吗?你在害怕什么?”汉克步步紧逼,“这不会是你第一次吧?”


 


“我……”“RK-E800”开始闪黄灯。


 


“你的嘴唇也在发抖呢,”汉克说着从他口袋里摸出一枚硬币,“这是什么,康纳?”


 


【暴露】


 


很久之后,RK-E800,或者说RK-H800,或者说康纳,终于恢复了蓝灯。他不再好意思直视汉克,坐到床边把衬衫的纽扣一颗颗扣好。“我哪里做错了?”


 


“你就没哪里做对了,你是最糟糕的演员。”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怀疑的?”


 


“你才是破案专家,自己猜去吧。”


 


【背景】


 


“我打电话确认了,仿生人起义胜利之后赛博来福就不再给仿生人固定用途了。”


 


“你模仿接线员的演技真的很烂,顺便一提。”


 


“还有那枚硬币是我唬你的,你进门时穿成那样哪来的口袋。”


 


【原因】


 


“为什么,康纳?”


 


“我很羡慕他们,”康纳沉默了一会才说,“家政型机器人和伴侣型机器人……那些私人拥有的仿生人可以和自己和人类有更加亲密的关系。但我是DPD的资产,我只是个警用型。所以我就拿维护做借口回赛博来福给自己做了点升级……”


 


【告白】


 


“天哪,康纳,你比我想象得还要傻。”汉克打断了他,“你不是警用型。你不是任何型,更不是谁的资产。你是DPD的一份子,你是我的搭档。我喜欢你是因为你是你,你是独一无二的康纳,你不是设定用来某一领域的机器人。难道我在退货家政型的时候对你说得还不清楚吗?该死的,我不想这么煽情,我以为你会自己想明白的。”


 


“你说你也喜欢我?”康纳只听见了这一句。


 


汉克为自己的一时失言感到尴尬。“你不觉得你应该在钻进我被子里之前问我这个问题吗?”


 


【结局】


 


康纳僵硬地躺平在床上。


 


“所以我想怎么做都行?”


 


“如果可以的话,请轻一点。”康纳起伏的胸膛暴露了他内心并不平静,但他仍然努力做出正经的表情。“我从来没有打开过感知模块。刚刚安装上的一瞬间,雨水打在我的脸上,我感受到了。那并不疼痛,但那让我感觉——脆弱,暴露在危险中,易受伤害……那使我害怕。”


 


汉克被这反差逗笑了。


 


“你之前可对我说我想对你做什么都行。”


 


康纳耳根泛蓝。“新装的伴侣程式告诉我那样说能刺激人类的性饗欲。虽然我并不明白无谓的暴力有何吸引力。”


 


“你很快就会明白了。”汉克把头埋下去兑现许诺的亲吻,“胡子的帐我还没跟你算呢。”


 


FIN.



转载自:Alpharodite
   
评论
热度(2763)
  1. kikuyaoAlpharodite 转载了此文字
    呜呜呜呜呜呜不能更棒了
楼诚 00Q 红兴 锤基 Thilbo
沉潜厚积,等待时机,准备写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