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剧SCI】【瞳耀】你究竟在信上写了什么?

lemon tower:

※第一案结束后,时间线有bug,但懒得改了


※虽然黑了一把法医大大,但这并不是我的本意!请理解为自带滤镜八千米,情人眼里出西施


※论掰弯一个薛定谔的直男需要几秒钟


※激情飞扬熬夜写文,明天有空再修






“所以,你在那封信里写了什么?”白羽瞳仰在转椅上缓缓旋转着。


“我不会告诉你的,想都别想。”展耀冷酷地合上文件夹。






从海中死里逃生已经有一个星期了,案件进入收尾阶段,SCI众人解除了扫厕所的威胁,以破案神速被包局拉去鼓舞勉励了一番,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除了白羽瞳。


用马韩的话来说,他简直像这辈子第一次准备偷看黄片的初中男生一样焦虑不安。




先是得了分离恐惧症,恨不得从早到晚都把展耀放在自己视线范围内,仿佛一棵巨大的新品种向日葵,面朝展耀,春暖花开。


起初展耀并不觉得有什么,还略有些感动,每次路过白羽瞳都在克制着放植物大战僵尸BGM的冲动。然而,当他第三次被疯狂拍打厕所的门时,也忍不住咬牙切齿起来。


“白羽瞳,再敢敲门信不信我咬你?”


“展耀?你还好吗你没事吧,开门让我看你一眼。”


“我不会被马桶吃掉的,白警官,我要告你骚扰了。”


“啊,你还在,太好了。”白羽瞳放心地说——从展耀头顶,他爬到旁边隔间的栏板上了。


展耀差点掰断了门把手。




随后是把SCI全组赶到急救培训中心强迫众人重新学习心肺复苏和人工呼吸。


“我是内勤,会拼写CPR英文全称还不够吗……”蒋翎嘟嘟囔囔地跪坐在假人模型旁边,有气无力地按压着。


“姿势不对,蒋翎,你要把手臂垂直,用整个人的重量压上去,感觉到对方的胸腔下陷。”展耀温和地扶住了她的手臂,“必须非常用力地按下去才有效。”


“展博士,白sir这又怎么啦?干嘛非要逼我们来学这个。”


因为我为了转移他注意力给找点事做,并修复自己使用洗手间的安全感,只好牺牲你们了。


“因为CPR确实是很有用啊。”展博士露出他的一号微笑,这个微笑的意思是“我向来温柔体贴诚实守信,请务必相信我”。


看到蒋翎还是有点无精打采,他决定加强一点说服力,回头看到白羽瞳在房间远远的对角线一时半会过不来,飞快地解开领口扣子。


“看。”


看,看什么?展博士你这么做好吗当着这么多人面公然色诱我哎呀多不好意思。


“看到没?固定带。”展耀又确认了一下白羽瞳的位置,继续说,“其实我爆炸和溺水基本没留下什么伤害,后续也没有肺炎和感染,最严重的伤反而是肋骨骨裂。”


蒋翎看着展耀充满暗示性的眨眼,慢慢反应过来。心肺复苏术要隔着胸骨肋骨按摩心脏,需要很用些力气才能做到,尤其是抢救途中,兵荒马乱又极度紧张,动作稍有变形就可能导致意外伤害。这么说的话,展博士是活生生被按出骨裂的……


“你看,专业练习还是很重要的吧。”见她已经开始抽着嘴角忍笑,展耀满意地拍拍蒋翎的肩膀,站起身走开了两步又退回来,“这事小白不知道,别告诉他哦。”




现在,他又对展耀那封丢失的信燃起了不屈不挠的气势。




“信里写了什么,你的银行卡密码吗?”晨会结束后,他若无其事地问。


“答错了。”展耀正忙着在一堆堆文件里搜寻,“我把上次部门会议的提案放哪了?”


“那是什么,再说你都知道我的银行卡密码!——左边抽屉里吧,你喜欢把懒得搞的文件都塞进去。”


“我不是‘知道’你的密码,是推测出你的密码——没有啊,里面只有会议纪要。”


“这不公平——闪开,我来找。”


“是啊,上帝总是不公平的分配人与人之间的智慧——为什么你一下就找到了?这地方我明明翻过!”


“因为上帝总是不公平的。”


“……走开,不要打扰我工作。”




当展耀第十七次试图给白羽瞳的洁癖进行脱敏治疗,也就是强迫他吃路边摊时,白羽瞳又一次问到。


“那是你的忏悔录吗?”


“什么?不,当然不,我有什么可忏悔的。”


“比如不人道地逼迫我在大街上吃东西?”


“洁癖是病,冲击疗法非常有效的,或者催眠,我保证三分钟搞定你。”




“那是写给我的信,为什么不告诉我到底有什么啊!”


“因为我很不巧没死。”


“你再敢说那个字试试。”




哗啦啦的水声。


展耀站在喷头下享受地眯起眼睛,热水和泡沫从凸起的肩胛骨上流下来。


咚咚咚,有人敲响了隔间的墙,声音在墙板和水声间显得模糊不清。


“你——写了——什么——”


他抹了把脸上的水,铿锵有力地回答:“滚!”






展耀盯着手中的杯子。


“展博士,展博士?”王韶轻轻地推了推他。


展耀缓慢地转过头,直勾勾地盯着他。


这可有点毛骨悚然,他求助地转头寻找白羽瞳的踪迹,感到欲哭无泪。




一天前,白羽瞳找到他,宣称要拉他入伙,合谋在这次庆功会上把展耀灌醉。


白羽瞳巧妙地劝说他,他拒绝。


白羽瞳坚定地劝说他,他拒绝。


白羽瞳急迫地劝说他,他拒绝。


白羽瞳亮出了拳头。


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威武方能屈的王韶同志,提出了一个有效的点子。


“白sir,你听说过失身酒没有?”




酸甜清爽,口感柔滑,鲜艳的橙红色,点缀了樱桃、柠檬和大量桃子,就像水果茶一样人畜无害,狡猾地隐藏着自己危险的酒精度数。


……展耀看着手中的空杯子,露出思索的表情。




“王韶。”他突然开口。


做了亏心事的王韶紧张地应了一声。


“再来一杯。”他把空杯子往边上一推,放松地说,语气一如往常。




这是醉了还是没有?但白sir千叮万嘱过就算没醉也只能给喝一杯的啊,他只迟疑了一下就,就被抓住了马脚。


“不能给我喝?这饮料有什么问题吗,总不会是你在里面下毒了吧。”展耀似笑非笑地撩了他一眼,突然冷下脸,不容置疑地说,“再来一杯。”


对不起白sir,违背了您的意思,死期在日后,可再不按照展sir的意思做我怕他当即暴起用响指KO掉我啊!王韶哭丧着脸,感觉自己像是夹在冷战的父母间左右受气可怜兮兮的小儿子。




公孙哲敏锐地发现了吧台边传来的波动。


展耀微微后仰靠在椅背,双腿优雅地交叠,一手端着半杯鲜艳的酒精制品,浑身上下散发着黑道大佬般的气势。毕恭毕敬问一答十的王韶为这幅画面的和谐性做出极大的贡献。


“你怎么招惹他了?”公孙哲好笑地问。


王韶面露惊恐,拼命摆手暗示他快走,公孙不由感到有些吃惊。




展耀微微抬头瞥了他一眼,漫不经心道:“我只是在回忆,你还记得方静吧,前两天在party上遇见的那个。”


“啊,她怎么了?”


“我怀疑她隐藏了什么目的,想特意接近你。”展耀捏了捏鼻梁,沉吟道,“不然未免太不合情理了。”


公孙哲严肃起来,展耀很少在有证据前直接指控一个人。


“我和小白刚进场的时候就和她打了个照面,她没有什么反应,一直在隐蔽地寻找什么,掩饰得很得体但我看得出来。后来你和白姐——争执的时候,小白离她非常近,但她甚至看都没看一眼。”


“所以,这说明了?”


展耀勃然大怒,猛地一拍扶手坐直身子:“她看都不看小白一眼,这合理吗!”




……啊,展博士绝对喝醉了。王韶绝望地把自己往阴影里藏了藏。




“平心而论,你长得很好看,要我说可以评价为英俊非凡,但是你为什么要留那淡淡的小胡子?这让你老了五岁,而且没有人喜欢亲吻一个带小胡子的男人。”展耀激动地挥舞起双手,“白羽瞳站在你旁边,她居然只死盯着你?他当晚穿了礼服,修身的那种,任何一个有基本审美观的人都不会忽视他的存在,任何一位异性恋的女士都不可能忍住这种诱惑——当然我不会质疑女士们感情的忠诚,但肯定会看两眼的,就像任何一位雕塑家都忍受不住维纳斯的美丽!”


“那么事情就很明显了,她对你有暗示,是异性恋,可对小白毫无反应,所以她一定有极其重要的事要做,优先度远高于人类千万年基因选择带来的本能审美——逻辑链非常清晰,她带着目的是特地偶遇你的。若非如此怎么会有人能抵抗住这种超凡脱俗的可爱?除非像马韩,她是个男人;或者蒋翎,她是台电脑。”


公孙哲目瞪口呆地看着他。


马韩目瞪口呆地看着他。


蒋翎目瞪口呆地看着他。


王韶啪地捂住了脸。




“我也同意展耀。”白羽瞳说。




岂有此理!你居然还有脸同意他!众人心里爆发出愤怒的呐喊。




“她不看我,可以理解,但她连猫儿都没有投个眼神根本不可能。展耀是核弹级别的全年龄杀手,这我从二十年前就发现了。”白羽瞳用“展耀的美貌是和太阳从东边升起并列写在小学课本中的真理”的语气说。




展耀满意了。


重新靠回椅子上,举着手里的杯子冲白羽瞳傻笑:“你看,我钓的鱼,大鱼。”


“好好好,大鱼。等等,这杯是新倒的?你喝了几杯?”


几杯?不记得,大惊小怪,毫无意义。


“你,你根本不能喝这么多你胃不好!”白羽瞳顿时气急败坏起来。


“鱼,是不能在啤酒里游泳的。”他庄严地宣布。


“什——”




马韩左右张望了一番,怀疑自己和其他人是否变成了透明人。


说这些?白sir,你家展博士,刚刚侮辱了我们所有人的长相和审美哦?你就这反应?




“亮,小白,把灯关掉。”


“关掉关掉,你别乱动。赵富快去把灯关掉。”


“……白sir,你知道周幽王是怎么死得吗?”公孙哲青面獠牙地恐吓他。


蒋翎捂着眼睛绝望地附和:“白sir,请考虑一下电脑的心情,不要公然动手动脚。”


“哈哈哈我对猫儿动手动脚?你真逗。”白羽瞳心情很好,宽容地忍耐了臣民的反抗。




等等……


“白sir,莫非你们还没上过床?”马韩吃惊地问。


白羽瞳比她还要吃惊:“我?上床?你在说什么。”


王韶突然有了一个难以置信的想法:“不会吧,你和展博士还没在一起?”




白羽瞳:?????




OK,我们牵手,搂搂抱抱,公然飞吻,同床共枕,生死与共,不离不弃,互相认为对方是世界上最好看的人,但我知道我们只是社会主义XX特区兄弟情。


这个出人意料的消息打得所有人措手不及,面面相觑。


“我先带展耀回家,你们……”白羽瞳欲言又止,“你们不要说这些奇怪的话啊,他脸皮很薄的,万一尴尬起来怎么办。”




他脸皮薄?刚刚当众诋毁我魅力的是谁!


公孙露出一个“明天再找你们算账一个都别想跑”的狰狞冷笑,目送他们远去。






唉……好不容易把困得眼睛都睁不开的展耀连拖带抱搬到床上,白羽瞳蹲在床边歪着头看他,伸手戳了戳他洁白的脸颊,只收获一声软绵绵的呜咽。


本来是想灌点酒,指望酒后吐真言,问一问那封信里究竟写了什么。结果醉是醉了,可醉过头直接睡着了不说,还喝这么多,半夜胃疼起来怎么办啊。


“猫?你侧着睡,别仰着。”他推了推对方。


“小白?你……还不走?”展耀勉强睁开眼睛。


“走什么啊你喝这么多,我放心得了吗?”白羽瞳在没好气和愧疚中摇摆。




展耀沉默了一会:“吾好梦中杀人——”


“闭嘴。”




柔软的灯光撒在床边,白羽瞳坐在地板上,看着展耀微微抖动的纤长睫毛,数对方平静绵长的呼吸。


他想起了那块潮湿的礁石,在那里,他也绝望地数过对方的呼吸。


他带了点自己都没察觉的笑意:“为什么不告诉我呢,你在信里面藏了什么?”




“因为告诉了你,你会伤心啊。”展耀闭着眼睛,梦呓般地说。


他在信里下了一个暗示,效果不如催眠,但反复阅读会不断加强效果。而这个暗示会让白羽瞳……遗忘与忽视一些东西。


他知道白羽瞳有多在乎他,知道有些情感是多么宝贵。可如果自己回不来,他宁愿对方永远不要搞明白错过的究竟是什么。


“……为什么会让我伤心?为什么你不愿意我伤心?”


因为这封信说明了他是真正抱着赴死的心态登上快艇的,而白羽瞳批准了他的要求。


他永远不会这么对待他。




“因为你喜欢我,不是吗?”


他睁开了眼睛,黒黑亮亮的瞳仁带着笑意,狡黠而笃定地反问。


白羽瞳深深地望着他,又吃惊,又像早有预感。


良久,他无奈地笑了起来:“你知道我会说什么。”


展耀懒洋洋地冲他张开了手臂。






“请来宾登记身份。”


“白羽瞳,香港警务署SCI组长,副组长展耀英俊的男朋友。”


“……长官,您不用填写社会关系也可以。”


“我知道啊,”白羽瞳兴高采烈地说,“没别的意思,就是炫耀一下。”




END






SCI众人:?????白sir你昨天说什么来着?

转载自:lemon tower  
   
评论
热度(4731)
楼诚 00Q 红兴 锤基 Thilbo
沉潜厚积,等待时机,准备写文